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7章 她做到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说什么她替别人生的孩子就是年北琛的孩子,就是猎猎……

呵呵,这怎么可能?

这一定是谎言!

像有刀子一把一把的插入了心口,席央央告诉自己,不要信,面前的这个女人是一个疯子,不要相信她的话。

她咬破了内嘴唇逼自己冷静下来。

她死死的盯着屏幕里那个女人:“你是知道我曾经给别人生过孩子的事,所以现在故意刺激我吧。”

“是不是谎言,凭年家的本事,很快就会知道的。”

慕语玫说完,还悠闲的玩起手指:“说起来啊,若不是看那个小贱种有利用价值,当初他一出生,没准我还真弄死他了。结果呢,没想到你那么好骗呵,别人告诉你你生的孩子死了,你就真以为他死了,这么多年都没找过。”

席央央没有和年北琛牵着的那一个手,早就握成了拳头,指甲都抠进了掌心里,甚至有可能抠出了血,可是,她一点痛都感觉不到。

因为,慕语玫宛若刀子的话,扎在她心上给予的痛,已经让她其他地方都失去了知觉。

“我当初知道了年北琛的病情,知道了他的血型,又知道你的血型,本也只是想冒险试一下,大不了年家人不答应或者发现不对劲,他们也不会把我怎么样,没想到,哎呦,年家那些该死的老东西,一个个的嘴上仁义道德,为了救自己的儿子,为了救自己的弟弟,却什么事都肯干,而且我说啥是啥哈哈哈。”

“我说让他们给我取精他们就取,我说为了避免年北琛发现找到我不让我生,我偷偷去怀孕,偷偷去生,不告诉他们我在哪,他们也同意了,连我有没有真怀孕都不怀疑。我把孩子抱回来,他们一验,哎呦,是年北琛的孩子,对我那叫一个感恩戴德,恨不得跪地磕几个头!”

她说的如此煞有其事,细节到位,席央央想告诉自己不要信,却又不由的想,如果她说的是真的话……

她僵硬的转过头,看向年北琛,只见年北琛的脸色已经阴沉的可怕。

可能是感觉到了她的视线,他也转向了她,捏着她的手都在不知不觉间加重了力道。

其实,年家就有亲戚说过,猎猎的眼睛很像席央央。

谁却都没有往她们是母子这个方面想过,毕竟,猎猎不是慕语玫生的这种事谁脑洞那么大能想的出来啊。

慕语玫的话还在继续,宛若夺命魔鬼的声音,在整个室内回荡,声声骇人。

“你们一直以为这个小贱种不会说话吗?哈哈,其实他会说啊,他见到我,妈妈,妈妈,像个想吃奶的小羊羔似的叫啊叫的,叫的我好烦,我给他嘴巴上贴上胶布,他叫一声,我就给他一巴掌,叫一声,我就给她一巴掌,明明不是我生的孩子,叫什么叫!现在他八成已经死了,哈哈哈,真好,不会管我叫妈妈了,也不会管你们叫爸妈了!”

慕语玫显然破釜沉舟,不会告诉他们猎猎在哪里了……

“慕语玫,我要杀了你!”席央央心痛欲裂,胸口上下起伏,都忘了慕语玫根本不在这里,往前冲,若不是年北琛长臂揽住了她的腰,她可能一头撞到大屏幕上去了。

可即使年北琛抱住了她,她好像没有感觉到似的,还在往前扑,嘶吼着:“我要杀了你!慕语玫,你这个疯子,猎猎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杀了你!”

“央央,央央……”年北琛呼唤着她的名字,“你冷静下,央央,你这样,只会让她更得意,央央……”

他把她抱出了摄像头能照到的范围,总指挥一看到事情不对劲,赶紧结束了通话。

痛,太痛了。

席央央浑身力气像被抽干一样,她手脚无力的瘫在年北琛的怀里,面前抬起一只手捂住了心脏处。

明明知道慕语玫说这些就是为了刺激自己,刺激年北琛,自己不该上当,可是,她的脑海里不受控制的浮现出猎猎的小脸。

他那黑黑亮亮的眼睛,眨啊眨的看着她,他的小手像抱住救命稻草一样抱住她的腿,他叫她姨姨,跟她说话,声音那么好听……

他那么喜欢她,那么依赖她,她也那么喜欢他,偶尔问问自己为什么,觉得是他依赖她让她有了被需要的感觉,觉得是有人喜欢她她不由的回应,或者,是把几年前无处释放的母爱转移到了他身上……

就是没有想过,他们有血缘关系。况且,一般人也无法想到这一点吧。

可是,慕语玫的话,却一下子让一切都变得合理了。

如果这是她的儿子,如果这是她的儿子……

她还没来得及好好的疼爱,就丢了,还可能有危险……

席央央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她另一只手颤抖的抓着年北琛,声音抖的都不是她的了:“北琛,求你……一定找到猎猎好不好……”

年北琛把她紧紧的抱着怀里,隐忍着哭意,连声应道:“我跟你保证,我一定把他找回来。一定!”

慕语玫做到了。

正如慕语玫所说,他之前太小瞧她了。

她想拉所有人下地狱,她做到了!

看到席央央这么痛苦,再想到猎猎很有可能是他们的孩子,他的心就痛宛若有人拿着刀子一下下的割。

席央央咬着唇,掉着泪,耳边回响着慕语玫的那些话,她给猎猎的嘴巴上贴上胶袋,猎猎叫她就打,硬生生的把猎猎逼得不敢说话了……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坏的人,能对一个小孩子做出这么残忍的事……

“央央,别哭,央央,别哭,猎猎一定会没事的……”年北琛还想安慰席央央,忽然看到她捂下胸口的手一下从胸口滑了下去,再一看,她晕了。

他一把把席央央抱了起来,扭头看到了在默默掉眼泪的年薏,眼里透着冷厉和狠绝:“姐,这里先交给你。”

能动用的一切资源,他们早就动用了,这里有她坐镇其实就够了。

年薏看他这样,再明白不过,也跟他暗示到:“你快送她去医院吧,审问慕语玫的事,你交给我。”

年家兄妹没有一个是好欺负的。

年北琛点了点头,抱着席央央出门了。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biq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