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9章 再不受伤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239章再不受伤

少女说完,便转身跑了。

冰月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转过头来,牵着萧御进了包房,又将房门关上。

“你说,你咋就恁招小姑娘稀罕呢?”冰月有些咬牙切齿地转过身来,两只手毫不犹豫地掐上了萧御的脸。

这丫就是长了这么一张好皮相,任是谁见了都喜欢。

冰月愣愣地盯着萧御的脸,左看看,右看看,心里不停地想着,她要不要找把刀来,把这张脸给划花了呢?

这男人长得太好看了,若是划花了,大抵也就不会这么招人了吧?

可随即,她又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

将萧御的脸划花,着实是个不大现实的想法。

她本身就是个颜控。

男人的脸好看,她也愿意看。

要每天看着这张脸的人是她,她可不像每天见到一张满是疤痕的脸,那会很影响心情,进而影响食欲的。

罢了罢了,总不能因为别人的错误而惩罚了自己。

况且,她也不舍得真的毁了他的脸啊!

萧御好笑地看着她一双眼睛咕噜噜的转着,一会儿颦眉纠结,一会儿又凝眸沉思,一会儿又放松下来,好像是想通了什么。

他不由抬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子:“你这小脑袋瓜里,又在想什么鬼主意呢?”

他最是喜欢她这灵动的样子,越看越像是只聪明的小狐狸。

冰月嘿嘿一笑,眼珠子一转,转过身走到桌边坐下:“没什么啊!”

她才不会告诉他,刚才她想要毁了他那张脸呢!

小二上了一大桌的菜。

方才在飘香园的那番打斗耗去了太多的精力,这会儿冰月觉得自己简直能吃下一整只鸡的!

而事实上,当饭菜摆满桌子后,冰月所吃下的所有东西加起来,却是连半只鸡的分量都没有,她便哀嚎一声,看着满桌的美味佳肴,边流口水,边摸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哎呀,太撑了!”

这酒楼的饭菜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简直太好吃了!

可是,为什么她的胃这么小呢?

若是可以的话,她真的好想将桌子上的这些菜都塞到自己的肚子里去。

可是,她的胃已经撑不下东西了,若是再吃下去,只怕就要炸了。

看着她慵懒地躺在椅子中,一双眼睛却还是一眨不眨地盯着桌子上的饭食,萧御了然地笑道:“想吃的话,我们明日再来。”

“嗯。”无奈点头,冰月的眼睛仍是不舍得从桌子上的饭菜上移开。

唉!看着这么多好吃的饭菜摆在自己的面前,而她却再吃不下去,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此啊!

突然觉得胃小的人好心酸。

在座的人中,就连宁律和卿儿吃得都比她多!

冰月有些不甘心了。

她居然连一个孩子都吃不过!

这简直太伤自尊了!

一桌子人好笑地边看她,边继续往嘴里塞着食物。

唔,这家酒楼的菜做得确实很想。

唔,这个酸笋鱼味道不错。

这个凉菜的味道也很棒。

……

几个人吃得狼吞虎咽,直将一桌子的菜都下了肚,这才肯罢休。

出了酒楼,便直接回了客栈。

这一夜,一行人睡得很是安稳,直至第二日天亮才相继起了床。

昨晚吃饱喝足便上床睡觉了,小日子简直过得不要太惬意。

萧御和冰月两人刚相携出了房门,两个人影便从两人眼前一闪,便迅速地钻进了他们的屋子里。

萧御关门的动作一僵,脸色变得有些不大好看起来。

方才那两人的武功极高,他竟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两人便已经从眼前消失不见了。

相反,倒是冰月的眉头不自觉地蹙了蹙,拉着萧御,又重新推开门回了房间。

她并没有关门,也并不打算关门。

毕竟这里是客栈,就算地理位置偏远一些,到底还是有其他人的。

若是有人经过,总能一眼便瞧见屋子里的情况。

她并不是不怕被人听去秘密。

但是与秘密相比,她还是比较重视自己的性命的。

可惜,她不想关,总有人是要关的。

两人刚刚进门,还不等冰月有什么动作,一道劲风便从她的耳畔刮过。

然后,只听咔嚓一声响,原本窝在萧御手中的软椅,便被震了个粉碎。

冰月顿时星星眼地看着萧御的动作。

天哪!自家相公太帅了。

这一个动作,简直是想要迷死天下万千少女的节奏啊!

房门被关的声音有些大。

“哐当”一声,险些没把那两扇本就破败的木门给震碎了。

冰月无语地勾了勾唇。

这一个动作,可真是潇洒利落的很。

等冰月回过神来出手的人是谁时,身边的萧御突然身体一僵,一口鲜血喷出,便倒在了她的身上。

冰月慌了。

这下是彻底地慌了。

她连忙伸手,一把揽住萧御,扶着他坐下:“萧御?萧御?”

冰月的眼睛有些通红。

这男人这是怎么了?

刚才明明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吐血了呢?

再定睛一看坐在屋内桌子旁的两个人。

这两人都是一副鹤发童颜的模样,光滑如婴儿般肌肤的脸上长满了胡须,都是一身的仙医飘飘,一看就是两个老顽童。

冰月不由蹙了蹙眉,却不理会这两人,朝门外喊道:“轻霆,去叫大夫!”

“啧啧,太弱。”其中一个老头啧啧两声,视线鄙薄地扫一眼萧御,那眼神正配合着他的话。

冰月抿了抿唇,担忧地看着靠在自己怀中的萧御。

这个男人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唯一价值,若是他出了什么事情,她真不敢想象自己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下去才好。

她对这片大陆压根就没有归属感。

若非有他在,她还不知道如今身在何处呢!

“小丫头,别担心,你男人没事儿。”另一个老头接话,“不过就是吐了口血而已,瞧你这小丫头紧张成什么样子了。”

冰月不想理他们。

最重要的是,她根本就不认识他们。

这两个人就这么理所当然地占据了他们的地盘,还在这里大言不惭,她着实没有那个心情去应对他们。

想到这里,不由得撇了撇嘴,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抱着萧御的手越发温柔了几分。

冰月此时也渐渐地冷静了下来。

萧御一直好好的,在这两个老头子突然出现的时候,突然吐了血。

她从不相信这世上有巧合这回事。

一切的巧合,皆是人为。

她不由得抬起头来,冰冷的视线注视着眼前的两人,几乎要将这两人用她的眼刀给千刀万剐了似的。

“嘿!小丫头,你可别不识好人心啊!”被冰月这眼神看得格外地不舒服,一个老头急急地摇头,一脸地讨好。

讨好?

冰月微微蹙眉,严重怀疑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所以看错了。

这样的两个人,怎么可能会讨好自己呢?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这种话说出去,连她自己都不会相信。

冰月撇了撇嘴,没有接话。

她又不认识他们,怎么接话。

若不是这两人武功太高,萧御此时情况不明,她早就出手将这两个老东西给赶走了。

这里可是她跟萧御的房间!

“你说这小丫头这性子像谁啊!”老头子没有得到冰月的回答,摇头晃脑地给自己倒了茶,问与自己同行的人。

“啧啧,我看谁也不像,倒像她那干爹。”两个老头子旁若无人的聊了起来。

冰月有些懵。

这两人长得一模一样,她压根就分不清到底哪个是哪个,只能用左右来命名了。

左边的老头此时认真地打量起了她,那眼神,从头到脚,好似要将她一寸寸地解剖开来看似的:“嗯,是有点儿像那混小子。”

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尤其是这臭脾气!”

“是呢!”右边的老头表示赞同,“这臭脾气跟那混小子简直就是如出一辙!那木呆呆的两口子,才生不出这么有灵性的丫头呢!”

这两人兀自喝着茶,聊着天,好像完全忽略了这里还有另外两个人的存在。

冰月无语地抽了抽嘴角。

虽然她不在意被人忽视,可是两位,这里是她的房间啊!她的房间!

冰月很想咆哮一声,让这两人意识到这一点。

偏偏,她此时受制于人,只能忍气吞声。

哼!等确认萧御没事了,老娘再跟你们俩好好算算!

冰月在心中暗自腹诽,低下头看向萧御苍白的脸。

他嘴角渗出的那一抹殷红,在此时看来,竟是格外地明显,越发衬得那张完美的容颜苍白若纸了。

冰月的心口一凉,突然觉得有些恐惧。

先前,他看着自己离开的时候,心里是不是与她也有着一样的恐慌。

那个时候,他是怎么度过的?

这一年的光阴,他又是怎么熬过来的?

她以前无法想象。

此时此刻,却又有着最深切的体会。

一直以来,都是她生病,都是她闹脾气。

此时,看着他苍白了脸靠在自己的怀里,她才真正明白那种疼痛的感觉。

这一刻,冰月在心中暗暗发誓,以后,他们两人,无论谁都不能再受伤了!

她不愿意承受这种煎熬,也不愿意他再承受一次。

等待的时间总是格外地漫长。

即便有两个老头子没完没了地喋喋不休,冰月仍旧觉得这一刻钟的功夫过得好似一个世纪那么长。

仿佛一个晃眼之间,便已上千年。

轻霆方才听出冰月声音中的焦急,不等进来,便急匆匆地跑去请大夫了。

他几乎用上了全部的功力,才在最快地时间里将应古镇上最好的大夫给请了来。

这大夫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

那模样,除了一身的粗布短襟外,其他的装着竟与屋子里的两个老头不相上下。

乍然见到屋子里的两个一模一样的老人,轻霆一下子有些蒙了。

这两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biq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