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3章 那又如何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243章那又如何

冰月在心底将自己鄙视了无数次。

马大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

眼前的少年,显然是不打算给他面子了。

那么,如今,便只有……杀!

想到这一点,马大眼底划过一抹杀意,一手背于身后。

冰月只觉眼前寒光一闪,一股寒意瞬间逼近喉颈。

她心头一颤,顾不得再管脚下的人,连忙后退。

然而,便是如此,她仍觉得脖子处一阵凉意。

匆匆站定时,一缕青丝随风而落,飘扬在地上。

这人武功太高。

若非她反应及时,只怕这会儿落在地上的,就是她的人头了。

她低估了别人的实力,也太高看自己了。

而这一点错误,却足以致命。

空气中,仍能听到剑羽的嗡鸣。

原本坐在室内,等着结果的萧御,身体一僵,捏碎了手中的茶杯。

房门开启。

只眨眼的功夫,他的身影便已经消失在了这一方天地之间。

冰月仍旧心有余悸,再不敢低看了马大,强自按下心神,便感觉到腰上一紧,身体旋即又后退了几步。

全身的警惕,让她下意识地就要去攻击来人。

熟悉的气息,瞬间萦绕到了她的鼻端,让她卸下了防备。

眼中的凌厉化作柔情,她微微侧首,扬唇一笑:“你怎么出来了?”

她本以为自己可以解决的。

不过,他在身边,她更加心安。仿佛只要他在,所有的事情便都可以得到解决,而她不需要操心。

“出来走走。外面鹰犬太多,怕你被咬了。”他一本正经地说着这番话。

却叫冰月不由嗤笑一声。

这人真是……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不过,看着他为了她而出言讽刺别人,她的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欢喜。

用力点头,她一双璀璨星眸笑得越发灿烂:“嗯!你说得对!我刚才差点儿被咬了呢!”

这两人当着一群人的面打情骂俏,甚至还拐着弯的骂人,让马大的脸色越发地难看了。

中年男人已经被人搀扶了起来。

听到两人这段对话,不由又怒了:“喂!你个臭小子,你说谁是鹰犬呢!”

这不是在骂他们是狗么?

冰月却是耸了耸肩:“唔,谁答应谁就是咯?”

大堂里的人有些忍俊不禁。

想要笑,却又不敢得罪这些人。

他们不过是些莽汉,要真正跟这些武林人士对上,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趋利避害的本能,人人都有。

“臭小子,你找死!”中年男人一下子跳了起来,似乎早已经忘记了自己手指的伤痛,就要朝着冰月扑过来。

冰月冷眼瞧他一眼,冷笑一声:“人都说‘好了伤疤忘了疼’,你这伤疤还没好呢!这会儿就忘记疼了!”

“老三!”

马大低喝一声,将中年老人拉了回来。

中年男人闻言,这才想起自己手指的疼痛和方才被这少年踩在脚下的那种窒息感,顿时往后退了一步,颇有种有气发不出来的憋屈感。

冰月挑眉一笑,满脸不屑:“孬种!”

马老三刚刚压下的怒火,顿时又被激了起来。

只这次,他倒是还没有忘记方才想起来的疼痛,只能梗着脖子,怒瞪着冰月。

若是老大不拦着,他真是恨不得上去咬这少年几口。

真是太让人生气了!

马大不悦地皱了皱眉:“小公子还是积点儿口德,莫要太过了。”

眼前这少年虽然武功不差,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他们马帮要对付这样一个人,却也是绰绰有余的。

看出马大眼中的威胁之意,冰月却仍是冷笑连连:“哦?过了么?这就叫过了啊!那他这一口一个‘臭小子’的,怎么不见马老大说一声呢?”

她虽然并不在乎别人对她的称呼,但在别人欺负上门的时候,她也不会认怂。

这马老大方才那一招带着几分试探的意思,这会儿怕是认为要对付区区一个她,是件容易的事情了吧?

啧啧!真不知道他到底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脸,居然敢这么想!

不过,自己方才确实是轻敌了。

这可是致命的错误。

若是马老大也犯一次,她可不会提醒他。

“那不过是最普通不过的称呼,我们是粗人,公子又何必跟我们一群粗人计较!”马大理所当然的话,一下子气笑了冰月。

虽然,护短是个让人欣赏的性子。

可是,这么不分是非对错的护短,就让人讨厌了。

甚至,这话听起来,还有几分胡搅蛮缠呢!

冰月冷笑一声:“阁下四人,每一个都是我叔伯辈的年纪,却因为我的一句话而对我起了杀心,这会儿又说不让我与粗人计较。啧啧,马老大真是个常有理!”

她似笑非笑的样子看在人眼中充满了讥嘲。

马老大的脸上顿时浮上一抹红晕,有些尴尬。

这少年所说,确实让他有些不大好接话。

他们这些人都是能当人家爹的年纪了,还在这里欺负人家一个小孩子,若是传出去,他们马帮的名声怕是要坏了。

可他方才也确实是急了:“小公子这么说,可就有些不讲理了。似乎率先动手的人,是小公子。”

“哦?是吗?”冰月扬了扬眉。

见她目光中一闪而过一抹茫然,萧御就有些无奈。

这丫头怕是早把方才发生的事情给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这性子,也真是不知道该让他说什么了。

“就算如此吧。”冰月随意地摆摆手,说实话,她真的已经几乎要把方才发生的事情都忘干净了,“那就当是我先动的手吧。不过……那又如何?”

就算是她先动的手,那又如何。

反正,她动手肯定是有原因的。

她又不是软柿子,能任由任何人揉捏的!

冰月轻哼一声,那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说出这句话,越发让马大的脸色难看起来。

那又如何?

这话说得可真是欠扁的很啊!

轩辕古和宁远带着宁律和卿儿也都出了房门。

轻霆默默地站在一旁,对于姑娘的无耻又有了新的认识。

他就说嘛,绝不能得罪姑娘的!

这些人,真是找死!

“小公子这么说,是誓定要与我们马帮作对了?”马大挑眉。

他可是打听过的。

这小公子虽衣着华贵,却并没有加入任何帮派。

而武林大会上的参选者,是必须要是帮派人士的。

自从那日在飘香园看到这人的身手之后,他便让人封锁了消息。

在整个应古镇的武林人士之中,这少年的存在可是没有人知道的。

这也是他为什么一定要等到最后一日才来找人的原因。

因为到了最后,他若是要参加武林大会,就不得不投入到他的门下。

而这种时候,也就是最容易讲条件的时候了。

谁知道,这少年竟如此大胆,竟敢当众动手,打了他的脸。

这让马大很是气愤。

冰月似是看白痴一般的眼神看一眼马大:“我说马老大,你这人是不是这里有问题?同样的一个意思,再三强调,难道,本公子表达地还不够明确么?”

她说着话,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眼中闪着同情,“啧啧,若真是有病,马老大你可不能讳疾忌医啊,还是要好好接受治疗,好好吃药的。”

她这一番话,对马大来说,可真是讽刺意味十足了。

大堂里的人都不由地开始耸动起了肩膀。

这少年说话可真是太逗了。

马帮虽说不如沙帮那般壮大,可是到底也是排名前十的帮派,是有机会争一争武林盟主之位的帮派。

这少年竟三言两语便将马帮的帮主得罪了个彻底,这下子,这少年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有些人心中不由升起了几分怜悯。

马帮的那些人可是靠耍横才上的位呢!

马大眼中寒芒一闪,手中的长剑再次发出嗜血的嗡鸣。

冰月啧啧两声。

这就是内力催动下的所谓人剑合一吧?

不过,这人最多也就只能算得上是人“贱”合一了。

这萧国的江湖,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尽是出现这些让人不舒服的存在。

前世的那些武侠小说,难不成真的只是小说而已?

这让冰月有些失落的同时,又是一腔地壮志雄心。

江湖中的风气越是如此,也就越发坚定了她要当上武林盟主的决心。

只有当上武林盟主,才能将如今江湖上这些不良的习气都一扫而光!

冰月在心中暗暗发誓,垂在身侧的双手也已紧握成拳。

萧御揽着她的腰身,做好了防御的姿势,随时准备着迎击上马大的挑战。

轩辕古啧啧两声,迈着悠闲而慵懒的步伐走到楼梯口,俯瞰着下方的几人:“啧啧,马帮这两年可真是越发无能了啊!连欺负小辈这种事情,都由帮主亲自出马了,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人都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是在夸人的努力。

可是此时这话从轩辕古的口中,用这种调笑的语调说出来,却极尽讽刺,仿佛是在说马帮一代不如一代了。

马大的脸色又是一黑,抬起头来,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

只见一抹红色的衣摆缓缓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当中,衣摆处的金丝银线,够了出一朵妖冶的曼陀罗。

死亡之花,悄然绽放。

不见来人的容貌,马大的脸色却是猝然一白:“轩辕古!”

“啧!”轩辕古轻笑一声,“没想到在下的名声这么大,竟有幸被马帮主识得啊!”

马大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手中的长剑,也有些颤抖起来。

马老三疑惑地看向自家老大:“老大,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看着老大的脸色不大好看,好像是见到了厉鬼似的呢?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biq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