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青莲芥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苍茫宇宙,浩瀚星云。

悠悠寰宇之万物,大若金乌,小如凡尘,看似无序,却又玄妙的互相呼应牵制。

构成这一切光怪陆离事物的始作俑者,人们称之为神仙,称之为古之大能。

然而,世人又有几个见过神与仙?

上古的缥缈传说,似幻似真,一切都无法求证。也或许说,宇宙中自有规则在,犹如蚁不知人。

唯有某些机缘巧合的世外高人,隐隐约约窥得长生之道。

但这些世外高人,往往都是潜心修行不问世事,只期望有一日霞举飞升,去往那传说中的长生天。

故而,人不知仙,仙不知神,各行其是。

但事实上,十万年前的人间,却也是神、佛、魔、仙、人、鬼,六界混杂共存而在。只不过,因为当年那一场长达百年的诸神之战,才导致人间洪荒崩溃,山河破裂,灵气飘散。

所以,诸神大战过后,各界大能自行开天辟地,引导灵气,分而居之。自此,神归神,仙归仙,凡人归凡人。只有不守规则的妖魔,穿梭上下,到处兴风作浪。

甚幸的是,如今在仙界和人界兴风作浪的,都是技末法微的妖魔与个别后起之秀。妖魔中的大能者,早已经在当年诸神之战时,选择坐山观虎斗,远走化外天。

但十万年来,化外天魔也念念不忘故地,总想重返人间。幸好战后神界与佛界达成协议,一直共守梵天,将它们牵制在宇宙中的一角,难以动弹。

只不过,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化外天魔并不甘心被神佛牵制,十万年来随着众魔修为精进不断,也不断地向神佛两界发起挑战,企图冲破桎梏,获得主宰宇宙的资格。

从凡人的角度看,宇宙万年如一日,平静循环交替。

殊不知,凡眼的平静中,每一日都在发生无数冲突,只是冲突有大有小,不足而一。十万年来的纷争,全靠万千神通广大的神与佛,竭尽所能,才守住了仙凡两界的平安。

但事情总会发生变化,灾难的来临,往往皆是悄无声息。

这一日,梵天西面。

霞光乱,宫阙碎,梵音寂,道器残。

须弥山峰上,魔鸦飞绕,黑压压铺满天空,遮天蔽日。

满山斑斑血迹,已然凝成暗紫。斜插在焚土之上的破烂旗帜,混合苍茫的气息,在低沉翻卷的黑云中,显得无比的悲凉。

蜿蜒而下的山阶中,有些收拾战场的众小魔妖,正一级一级在往下扫荡,丝毫没有放过半点神气。

整座须弥山完整的道器仙兵,早就被那些大魔主瓜分一空。

就连那些布满裂痕的念珠铜钹,也都被率先攻上须弥山的魔将们据为己有,山室皆空。

山上的沙弥、尊者、罗汉,死的死,逃的逃,眼下整个宝气庄严的佛界,俨然成为化外天魔的大本营。

狂欢的妖魔们,有些已经开始庆祝胜利,刺耳的声音,搅得天昏地暗。

反倒是后方传来消息,据说昊日佛主、昊月佛主和昊星佛主,如今还镇守在界口,死死撑住结界,想把这些入侵梵天的化外天魔,封印在这原本属于佛界的地方。

而早前一直被围攻的玄莲至尊,此时且不说金身法体没了踪影,连神魄都似乎消失殆尽。

杀到癫狂的八大大魔主,随着胜利渐渐到来,突然感觉有些不大对头,便传令所有天魔,搜索整个空间。同时严令众魔将,必须不惜一切代价突破出界口,牢牢拿住界域的控制权。

八大大魔主的一声令下,转瞬间浩浩荡荡的魔众,便在魔将们的带领下,像人间蝗虫卷成黑色飓风般,咆哮着毫不畏死的往外冲。

顷刻,界口之处,凌厉阴沉的魔气横冲直撞,根本不顾祭在天幕的庚金紫钵、云魄玉镜以及铁陨棋盘,结结实实形成交织的三道光幕,不断地贯穿蛮冲过来的天魔。

嗖......嗖......嗖......

轰......轰......轰......

整个佛界空间,又开始新的一轮猛烈战火。

恶念凝心的魔众,纷纷露出狰狞的獠牙。一道道恐怖的魔光,夹杂着阴锥烈焰,奔涌而至。

随后而来的八大大魔主,瞬间形成八个巨大无比的血色漩涡,不断喷射各种魔器,如滔天火雨,洒向界域各处,企图冲击出新的裂缝,把整个界域的规则秩序都碾成齑粉。

三大佛主依靠狭窄界口,易守难攻的有利地形,丝毫没有任何犹豫,不仅各自把本命道器都祭出来拼杀,连证道亿万年的金身法体,都在被八大魔主打碎巨大法相之后,准备用来修补空间屏障。

三位佛主都有一个念头,只要撑到玄莲至尊将此界域炼成金汤舍利,身死道消也在所不惜。

十万年来,佛魔两道的争斗,一直此消彼伏,基本形成平衡状态。离上一次佛魔之争,至此前已是尘落千年没有大动静,甚至连八大魔主都销声匿迹,窥尽天机都不知其所踪。

此次魔界突然来袭,更是毫无征兆。且佛界苦战一日,动静浩大,神界居然没有前来护道相救,也甚是匪夷所思。

不过也万万没想到,此次战争佛界落败得如此之快。若不是玄莲至尊当机立断,不惜根基受损,劈开结界送走三千沙弥,以及诸多伤重的尊者罗汉,佛界此次的损失,必然尤其惊人。

但尽管如此,一日之间须弥山就被魔众攻占,死伤万千,道器几毁,也算得上诸神之境十万年来史无前例的浩劫了。

悲壮的场面,惨不忍睹。

正当须弥山还在厮杀之际,扭曲的虚空之中,玄莲至尊盘腿而坐,双目紧闭,口中念念有词。从玄莲至尊的神色看,情况完全不容乐观。

确实,佛界自从迁移至梵天须弥山,众多大能合力开辟出结界,经历十万年不灭,自是万万佛力凝结而成,而今要舍弃它,炼成金汤舍利,实属不易。

更何况早前与八大大魔主的对峙斗法,已是消耗了玄莲至尊无数法力。

再加上在本来就受伤的情况下,又竭力劈开结界送走那么多人,更是让玄莲至尊的金身法体,不免多破碎了几分,浑身细小的裂纹,漏出丝丝金光。

当然,玄莲至尊作为佛界第一大能,梵天联盟的首席道主之一,其本领也绝非徒据虚名。当年的诸神大战,最后就是在他的调停下,才缔结了“昆仑之约”,换回了十万年神界无争。

只是今日突而其来的入侵,非常诡异,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玄莲至尊闭关之际,化外天魔打了进来。这让佛界颇为措手不及,所幸玄莲至尊临时中断闭关,方不至于全界覆没。

念力所至,结界如沙。

结界外,依稀可见道道玄妙的霞光,渐渐凝成似水又如火的彩带,氤氲萦绕着整个结界外围。

玄莲至尊结出一个手印,催动无上佛法,其背后慢慢显露出本命法相,是一株青翠欲滴的莲花,随风摇曳。

法相越来越大,莲叶从蒲团大小,渐渐变成车盖,转瞬就铺满整个苍穹,将整个结界都包裹在其中。

然后,随着玄莲至尊不断催动佛力,肉眼可见的速度,结界在迅速变小,渐渐凝成一颗白色的佛珠,挂在硕大无比的莲叶中,仿如雨后的一滴露珠。

玄莲至尊稍稍松了一口气,眼看再过十数息,便可大功告成。

突然间,界域里响起三道恢弘的梵音,汇成一句佛咒:嗡、班、扎、萨、埵、吽......

悠长的梵音威压非凡,转瞬便见金花朵朵,飘弥于结界各处薄弱屏障。

玄莲至尊心知不妙,必是三位佛主抵制不住,已然涅槃化为金花。

须臾之间,又见那虚空漂浮的白色佛珠,沁出一丝漆黑的气息,任是玄莲至尊如何催动法力,都无法将其抹杀了去。

玄莲至尊左手再结一法印,右手拽过身后的莲柄,想将本命法器祭献出去。可惜那丝漆黑的气息,已是幻化出三大大魔主,正对着玄莲至尊哈哈大笑:“玄莲秃驴,徒子徒孙皆已死尽,你还拿什么与我等斗法呢?”

转瞬之际,三大大魔主也显出高耸入云的魔相。苍穹中,无尽黑气烽烟滚荡,煞气怨念所凝成的三个血盆大口,散发出腐朽灰败的洪流,滔滔向玄莲至尊真身涌来。

玄莲至尊像巨浪中的一叶孤舟,眼看就要被洪流所吞没。只见玄莲至尊猛然起身,踏出一脚,一抹璀璨的金光,从全身绽放而出,瞬间形成一个金光绚烂的小结界,将所有的漆黑洪流抵挡在外围。

三大大魔主疯狂连拍,苍穹之中魔气翻滚,煞气怨念幻化成三把血红的魔刀,居高临下飞速斩落。

玄莲至尊伸出一柄金刚杵勉强格住,脸色微微发白,金身法体顿时又破碎了几分。

玄莲至尊纵具改天换地之能力,无奈寡不敌众,且顾及太多。耗尽法力奋战至此,他已近油尽灯枯。

三大魔主见状大喜,又各自祭出其本命魔器。

黑翼魔主的噬元血镰,呼呼作响横扫苍穹过去;青冥魔主的煞影鬼矛,像一条庞大的青蛇,怒目盘旋而来;九泉魔主的吞天魔罐,倾倒出磅礴阴沉的幽泉。

“噗嗤...”

一道狰狞的伤口,出现在玄莲至尊身上。煞影鬼矛也如影随形,刺入玄莲至尊的肩头。纷涌泄落的幽泉,如滚烫无烟的岩浆,不断撕开绚烂的佛身结界。

眼看那颗被压制成白色念珠的界域,似乎也在渐渐崩塌,玄莲至尊无比悲凉,神色沧桑。

最终,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双手合十,口诵佛音,缓缓收回本命法相,凝成一颗芥子,又屈指一弹,化为流光掠天幕而去。

随后,玄莲至尊震碎金刚杵,扑身向白色佛珠,法体化汤,神识融入佛珠,稳稳将白色佛珠凝固。

苍穹之中,一道如银河繁星般绚丽的景致,萦绕着白色佛珠,正是佛家金汤舍利。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biq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