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3章:军旗猎猎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望山郡,澹台将军府。

这座奢华恢宏的建筑,外围用巨石垒成高墙,沿着熙阳谷连绵十余里,半里一箭楼,一里一弩台,严严实实拱卫着居中的主体府邸。

据说通往主体府邸的各条道路,均设有多处机关,一旦不慎错踩,必将坠入底下的千蛇窟。千蛇窟中,豢养有无数毒蛇,令人闻之胆寒。

所以有人说,与其说它是将军府,倒不如说是将军城,更为贴切。

这座极尽豪奢的建筑,不禁守卫森严,府中更是遍布亭台殿阁,到处都是雕梁画栋,美轮美奂,与苍狄柔夷两国皇宫相比,丝毫不会逊色半分。

澹台青黄之所以选择此地开府,一方面是望山郡的天气,四季如春。一方面是此地离柔夷国境不远,从战略上看,也是极好的安排。

美中不足的是,最近苍狄出了二个世外高人,哪都不去,偏偏就在望山郡兴风作浪。

看起来,这两人大有冲着他澹台青黄而来的架势。

更让他郁闷的是,集结二十万苍狄军队到望山郡,守了一个月,首战足足有一万军士堆上去,居然连那两个魔头的衣袂,都没沾到半下。

当然,这也算是在他的意料之中,只是没想到竟然败得如此干净利落罢了。

因此,与有蒲书院的交易,不得不提上案头来,咬着牙送出两千万金锭。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次选送去做交易的四位俊男,居然全都没入卫夫人法眼,人才刚到半山腰,就被“黑帽神”拦住。

还好钱和信都收下,让他稍稍有些放心。

但尽管如此,澹台青黄还是做多了一手准备,从柔夷境内,悬赏募集来三百江湖顶尖高手,其中包括宗师武夫五十余人,创派剑客三十。

这三百名江湖高手,加上原本被卫夫人吓过一次后,增加到两百名的高手侍卫,总共五百人,全都撒在将军府里,保护他的安全。

此外,澹台青黄还调来一万重骑军,守在熙阳谷谷口。一座座排列整齐的军营,让这本来平坦宽阔的谷口,此刻变得拥挤非常。

这支番号叫猛虎军的苍狄军队,倾注了无数重金进行打造,不仅人马皆披甲,连一个营中的伙夫,都必须进过层层考核,战力不输普通骑卒,方能加入其中。

其实,不用看兵马装备,光凭军中一营之长必须由骁骑尉来担任,足见这支声名赫赫的猛虎军,在将军府与苍狄王朝心目中的位置。

此次调来驻守熙阳谷口的一万重骑,是由骁骑尉殷庆领军的猛虎军第二营,以及和骁骑尉刘肃敬领军的第三营。两营的人数,各占一半。

这一日傍晚,刘肃敬正在军帐中独自喝着闷酒,突然帐外有亲兵来报,说是伏水山庄的故人来访。

刘肃敬走出谷外一看,远远见一陌生老者手挽竹篮,牵着一匹黑马,微微佝偻的身形,在暮色中略显卑微。

正疑惑间,老者已从竹篮中拎出两串鲈鱼干,笑眯眯地朝他扬手。

刘肃敬一见这两串自己的心头好,再联想到老者自称来之伏水山庄,心中马上了然,赶紧一边迎上去,一边高声招呼说:“烦劳兄长来探营,这还让您破费了呀......”

老者牵马行至他的跟前,两人细语寒暄过后,刘肃敬便引着老者,一路穿过几道关卡,来到自己的军帐。

一入军帐,刘肃敬随即屏退左右,吩咐亲兵守住门口。

“兄台如何称呼?”

老者没有立即作答,只见他忽然挺直了腰身站正,缓缓揭去覆盖面上的皮具,渐渐露出一副年轻的容颜来。

刘肃敬乍一眼看,只是有些眼熟,转瞬大吃一惊。

这......这不正是通缉令上的小魔头么?

张东阳微微一笑说:“刘将军莫慌,小子我叫张东阳,外面通缉令上另一人,是呼延大将军的儿子呼延青观,如今我们与薛伯已经联系上,决定在开春之前起事。”

“你说什么?呼延大将军的儿子?”

刘肃敬惊喜十分,万万没想到二位世外高人,竟有一个是呼延大将军的儿子。

如此看来,起事成功的几率,无疑大大增加了很多成啊。

最近这些日子,他用呼延世子的名号,暗中探过几个好友口风,已是大有收获。如今喜闻呼延世子便是那世外高人,这消息一旦传出去,还愁拿不下王朝一半人马?

原本他敢答应薛虎一同起事,只是因为有呼延大将军嫡子的旗号,想来号召力比起过往那些起事的草头将军,要强上十倍,应该可以聚拢起至少三分之一人马,最差的局面,也能拼个偏安一隅。

这个年过半百的武夫,此刻激动得双手无措,嘴中喃喃不停的念叨着:“太好了,太好了......”

“刘将军且莫激动,小子还想与将军做个商量。”

“您说,您说......”刘肃敬努力压下情绪,竖起耳朵倾听。

“今日前来,有两件事与刘将军商量。一是我来这里之前,已和京都左骑尉高翎将军见过面,高将军此次也被调至望山郡,刘将军可以放心和他商量。行军打仗你们是行家,如何配合起事,你们商量好,派可靠的人送信给薛伯即可。”

“另外一事,便是如何刺杀澹台青黄?这也是我此行的目的。”

刘肃敬闻言,心中大喜。

只是转念想到将军府防卫森严,刺杀谈何容易?不免眉目有些忧虑。

虽然对于两位世外高人的种种神通,他早有耳闻,但如今澹台青黄身边高手如云,个个皆可以一敌百,眼前这个斯斯文文的少年,能行么?

张东阳见他眉头紧蹙,知他心中所虑,便笑笑说:“澹台将军府的守卫情况,高将军也曾与我细言,贸然杀进去,断然胜算不大。不过,若是刘将军有法子让我潜进去,或者能抓住澹台青黄出来的机会,小子我还是有八成把握,能将其斩杀。”

刘肃敬闻言,低头细细思索。

少年高人若能潜进去,自然是好,就算失败,也不会影响起事。

但是,将军府高墙坚壁,出入核查严谨,可行性并不大。再说,将军府犹如龙潭虎穴,潜进去,必然是有去无回。

要是说等澹台青黄出来,明天倒是有个好机会。不过澹台青黄每次出府,随行的江湖高手,都不会低于两百,这少年高人就算侥幸得手,恐怕也很难全身而退。

万一少年高人失手被擒,自己又岂能见死不救?届时,搭上自己的性命与属下的五千重骑一说,还将耽误了呼延世子的起事......

想至此处,刘肃敬抱拳向张东阳致意:“小神仙为国为民之心,人神可敬。只是刘某思来想去,刺杀澹台恶贼此举,实在过于凶险,倒不如起事之后,再慢慢图之?”

对于刘肃敬的顾虑,张东阳并不觉得出奇。

毕竟澹台青黄身边高手如云,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哪里是探囊取物般容易,稍有一个不慎,便是送命。

但是,此事自己既然答应过师兄,岂能失信于人?

圣人曾曰:“言而无信,不知其可。”

遇难失信,遇难而退,都不是做人的道理。

再者,自己一路从京城到望山郡,易容混入市井前行,所见所闻,皆是柔夷残酷奴役之恶,苍狄人忍辱偷生的悲惨生活,令人心酸。

我张东阳身为儒家弟子,本来就该负起“平天下”的责任,何况自己还身怀山上武艺神通,怎么能弃苍生无顾,不救苍狄百姓于水火之中?

当下,少年微微一笑道:“刘将军无须多虑,小子只问您一个事情,澹台恶贼的生死,对整个起事局势来说,是不是一个重要的关键点?”

“这是自然,澹台老贼一死,柔夷人就是一盘散沙,不足为虑。”

“澹台老贼一死,公孙厉胜立刻就如风中残烛,哪怕是心中摇摆的苍狄将领,也必将倒向呼延世子这边,大事必定指日可成。”

“那行,刘将军大胆去安排,这事我干定了!”张东阳斩钉截铁地说。

刘肃敬闻言,肃然起敬。

少年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豪气,让这个在柔夷人脚下,压抑了十年的武夫,突然找回了当年沙场的激烈壮怀。

恍惚之间,好像又回到了十年前。

那时的刘肃敬,还是一个小小伍长,尸山血海中,也曾怒发冲冠,独面数百强敌。

那时的刘肃敬,也曾旦辞军营,暮宿敌境,饥餐胡虏肉,渴饮柔夷血。

只是后来随着呼延大将军被害,苍狄军兵败,兜兜转转因缘际会,竟升至骁骑尉,领着五千重甲骑军,在这乱世中昏昏过日,随波逐流。

一直到月余前结拜兄弟薛虎来访,闻听呼延世子出现,将举起推翻公孙厉胜,驱逐柔夷的义旗,刘肃敬方才生起了些许活络心思。

没想到今日这个外乡少年,纵然赴死也愿为苍狄百姓挺身而出,难道我刘肃敬身为苍狄子民,堂堂七尺男子,就没有不畏死的觉悟?

顷刻之间,一股热血涌上心头。

“小神仙,明日澹台老贼到此例行议事,刘某带五千兄弟,陪你大闹一场!”

刘肃敬凛然紧握拳头。

此刻,帐外残阳如血,军旗猎猎。

............

#求推荐票##求收藏#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biq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