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4章:地狱恶龙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熙阳谷外,冬阳慵懒。

今天的晨曦,似乎来得比往日较慢,好不容易在山谷那边探出头来,还没来得及晒干露水,转眼就乌云凝聚,沙沙沙下起小雨来。

这天气咋说变就变了呢?

刘肃敬的军帐内,所有的人都有点焦躁。

大家都在担心,眼下军营内外的路面,到处都是泥泞,澹台青黄会不会来呢?

这些围坐在刘肃敬身边的人,都是他信得过的军中好友,经过昨夜的紧急磋商,大家达成一致意见,视今日刺杀的结果,来决定是否起事。

如果今日刺杀失败,将由刘肃敬带领二千重骑,尽力救出小神仙,其他将领暂时按兵不动,等待高翎的指令。

高翎那一头,刘肃敬昨夜已紧急派亲信与他联络,邀请他以发现世外高人行踪的名义,集结可以集结的兵力,向将军府靠近,准备随时接应。

如果刺杀成功,在场的所有将领,毕竟可控的兵力有八千,便立即就地改旗易帜,联合谷外高翎接应的军队,顺势攻占将军府。

届时,哪怕附近的柔夷将领与苍狄军队反扑过来,凭借将军府易守难攻的地理优势,也能撑到这望山郡其他友好军队过来支援。

刘肃敬见座中众人都有些焦躁,轻咳了一声说:“不管澹台老贼今天来与不来,一切都按既定方案进行即可。此时尚早,兄弟们先各自回营,做足准备便是。”

军帐外的雨,越下越大,如一张铺天盖地的雨网,笼罩了整个熙阳谷内外。

没有人留意到,澹台将军府有一侧门,突然间,无声无息打开。

府中五百名江湖高手,各怀成名利器,鱼贯而出,默默绕过山谷一侧,悄然向谷外的军营行进。

这支清一色一袭黑衣,特意蹑轻脚步,收敛气息的队伍,在潇潇雨幕中,如矫龙入海,此起彼伏,流转顺畅,不多时就挨近了军营。

行在前面的中年人,举手握拳示意,随后的人立即停住脚步。

中年人学了一声鸟叫,等那军营瞭望塔上回应了一声鸟叫,方才带着众人,继续潜进。

一路所过关卡,守卫的军士还没来得及问话,都有黑衣人倏地窜出,捂住其嘴巴,短刀一抹,瞬间就被了结掉生命,然后,默默拖至无人处丢弃。

很快,几百个江湖高手,鹰起兔跃,转瞬间已来到军营中心地带,围着其中一座军帐,从四面八方进行包抄,须臾形成一个铁桶般的圆圈。

领头的中年人一扬手,边上的四名顶尖剑客,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联袂杀进那军帐。

与此同时,另一百名高手,已转头冲向另外几处军帐,去擒拿约好起事的将领。

如果此刻不是亲身经历,在场的所有江湖高手,根本就没有人会相信,这次抓捕行动,将军府居然需要倾巢出动。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眼下紧紧围着军帐的四百名江湖顶尖高手,目标只是一个少年。

如此荒谬的任务,在奇原大陆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在场所有的人都觉得,澹台将军是不是太过于小题大做呢?

“咚......咚......咚......咚......”

连续四声沉闷的响声,骤然从眼前军帐炸起。

四名率先杀进去的顶尖剑客,接二连三破帐而出,浑身鲜血淋漓,摔落在军帐外的空地上,挣扎着吐了几口血,转眼便没了声气。

那座瞬间破烂不堪的军帐,蓦然现出一名俊朗少年,怒目扫视众人,手中一把长剑,流转着诡异的红芒,正立在军帐的中间。

沥沥雨中,杀气冲天。

刹那间,军营四处人马混乱,几处军帐几乎在同时,都爆发了冲突,喊打喊杀的声音,嘈杂于耳。

营中所有军士,只道是强敌突袭,都顾不上穿戴盔甲,纷纷拿起兵器,冲出营帐准备迎战。

但所有的人,很快就被手持将军府黑铁令的黑衣人喝住,勒令就地放下长矛投降,个别不服从者,皆被黑衣人立刻剿杀。

片刻之后,混乱很快平复下去,没有了声息。

苍穹之下,一个个土黄色圆形军帐,在灰蒙蒙的雨幕中,像极一抷抷新堆的土坟,排列在绿色谷口前面,万马齐喑,显得十分苍凉。

延绵珠连的雨滴,穿空而至,顺着破烂的帐篷,落在少年的身上,旋即化为蒸腾雾气,水雾缭绕于长剑,又凝为细小水珠,缓缓滴落地面。

“杀!”

随着中年人一声令下,前排的几十名江湖高手,齐齐倏地高高跃起,犹如群虎争食,猛然向少年扑去。

“赤焰三剑”第一式!少年沉声怒喝。

须臾间,只见泰阿剑虚影晃动,剑尖闪烁不停,如朵朵艳丽的桃花骤然盛开,飘向四面八方。

剑尖所指之处,接连传来一声声刺耳的惨叫,此起彼落的人影中,分不清究竟是哪一个中剑受伤。

那破烂军帐的三丈之地,顷刻化为人肉绞杀机,不断有高手加入厮杀,也不断有人踉跄退出战圈,浑身染满鲜血,伤处不同,令人触目惊心。

而且,这些退出的江湖高手,手中所执兵器,无一幸免的变成破铜烂铁。

领头的中年不禁暗暗吃惊,没想到少年如此强大,漫天围困的几十名江湖顶尖高手,竟无一个是他对手。

不过,中年并不担心,毕竟他的身边,还有四百多个高手,可以继续展开车轮战。

依然人头攒动的包围圈,时大时小,喊杀声震破整个军营。

所有的军士,此刻都龟缩在各自帐篷内,人心惶惶,不敢出声。

一阵阵罡风剑气掠过,气势浩大非凡,战圈之中,不断有人影倒下。

不到半柱香时间,少年的周边,已足足躺满几十具尸体,受伤的黑衣高手,不计其数。

只是雨水混着血水,远远望去,疯狂厮杀中的少年,宛若一尊血魔。

战圈很快越扩越大,周围的诸多军帐,早已被踩踏成一片空地。

原本就在附近的刘肃敬,也早就被几名黑衣高手合力拿下,押往远处军帐集中,等候澹台青黄的发落。

少年杀至兴起,将泰阿剑塞回空间玉佩,抡起双拳,浑身运劲,望着围困最密集处,一个疾冲横跨四五丈,如一头发疯的红色大象,撞向众多高手。

“嘭!嘭!嘭!”

少年所过之处,挟带着一股洪荒戾气,卷起笔直的一股气流,像猛烈飓风碾过,遇者纷纷脚步虚浮,连武器都来不及挥出,就被掀翻在地。

一时间,人群互相踩踏,手中武器乱砍,血流如注,转眼死伤无数。

人影纷飞的重重混乱中,众人依稀可见一道青色残影,宛若蛟龙浑身披甲,悍然出击。

与此同时,磅礴的威压,如天神降临,忽左忽右横冲直撞。

“这还是人吗?”

这特么就是怪物!果然传闻不如眼见,这小魔头分明不是人,俨然地狱恶龙重现人间!

所有的江湖高手,此刻不由亡魂皆冒,恨不得多长两只脚,赶快逃离此地。

只是拿了将军府的厚重悬赏,此时若是临阵脱逃,走遍天下都面临不死不休的追杀。加之领头的中年不停呼喝,众人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紧紧围困少年。

“不要让他跑了!再顶住半柱香,必定能擒下此獠!”

“退下的必斩!留下的有赏!”

“将军有令,拿下此獠,大秤分金!”

“杀!杀!杀!”

转瞬间,不管是硬着头皮,还是在重赏的诱惑之下,剩余的两百多名江湖高手,又一次形成合围,刀剑棍棒齐出,亡命向少年包抄过去。

“白猿秘术,开!”

张东阳猛喝一声,青色残影再次出现,磅礴的洪流气息,滚滚压向前方。

戾气所到之处,人潮如巨风刮过稻浪,砰然被分开两边。

原本平坦的地面,赫然出现一道道横七竖八的深沟,砂石俱碎。

半柱香过后,地面已再一寸平整,到处都是血水泥泞,望之令人头皮发麻。

一个个纵横江湖多年的顶尖剑客、宗师武夫,此刻变得毫不值钱。

一柄柄饮血无数的成名兵器,如今都变成烂铜废铁,残破不堪。

但这些牺牲,也并非没有意义。

少年拼尽全力向外冲杀,可惜每一次刚刚冲破缺口,就有更多的黑衣人围堵上来。

此刻仿佛所有的生命,都不是生命,只是一头头地狱凶兽,互相竭力冲撞。

战圈渐渐被压缩,少年也渐渐出现力不从心。

所幸他身穿金丝软甲,要害部位没伤半分,但手脚口鼻,此时布满伤口,如同血人。

只是早已分不出,哪些是自己的血?哪些是黑衣高手鲜血飞溅所染?

少年能撑到此刻,确实极其不易。

这应该是山下高手几百年来,从没见过的奇迹!毕竟少年所面对的,不是军队,而是几百名江湖顶尖高手的围战。

随着不计其数的生命堆积,少年的人力终非灵力,潜能终归有极限,还是被这群高手,消耗掉大量精气。

张东阳眼看三次全力冲击,依然无法突围出去,心知今日已是大难难逃,自也横下一条心来。

小爷我今日就算把命丢在此处,也要多杀几个,连本带息赚个够!

“别了,呼延师兄!别了,二位先生!别了,九钰兄弟!别了......所有人!”

少年心中默默念道。

“杀!”

少年突然怒吼一声,提起全身最后一点力气,猛然向前冲击。

双拳如千斤重锤,双臂如暴涨铜棍,脚下如踩风火轮,倏地跨出十几米,直扑为首的中年。

“轰!”

人潮倏地炸响,顷刻以领头的中年为中心,炸开一团血雾,空间摇晃。

一阵强烈的耳鸣,冲击着所有人的耳膜,纷纷不由自主的抱头喊疼。

苍茫大雨中,少年缓缓倒下。

.............

#求收藏##求推荐票#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biq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