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章:蛇窟重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高翎?”

澹台青黄嘴角掠过一丝冷笑,随手抽过身边侍卫的长刀,将眼前瑟瑟发抖的一名将领砍去头颅。

把刀丢还给侍卫后,澹台青黄拍拍手说道:“这就是做叛徒的下场!”

“这种软贱骨头,还敢学人造反?反倒是刘肃敬这样的汉子,本将军最为佩服,只可惜了......”

这个突然就做鬼去的悲催将领,估计下到阴间,都还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被杀。不是说好交代出同伙,就有高官厚禄么?将军不讲信用啊!

其实,他并不知道,高翎也是同谋之一的消息,昨夜就已经掌握在澹台青黄手里。问话不过是印证一下,顺便听听有没有遗漏的大鱼而已。

既然没什么新鲜消息,也就成了澹台青黄震慑追随者的工具。

一手施恩,一手立威。

这天底下,论耍驭人术,真没几个能和澹台青黄相比。要不然,年仅四十来岁的他,怎么就能稳坐望山郡,遥控柔夷和苍狄两大王朝呢?

“来人,去告诉殷庆,叫他约束好队伍,所有军士卸甲弃兵,全部集中到训练场,本将军要让他们都好好看看,造反者的下场!”澹台青黄下令。

很快,余下的十来个将领,全都在推推搡搡中,被押上高高的点兵台,面向训练场跪下。

阳光照在这些一脸不屈的铁汉子面上,蒙上一层淡金色的光辉。

十几个黑衣侍卫,手持长刀站在他们背后,等待着澹台青黄下令,便挥刀砍去人头。

黑压压一队又一队的军士,陆续进场。

这些蹲在帐篷中闷了一上午的军士,此刻才多多少少收到传闻,说是三营的骁骑尉带头造反,已被将军府拿下。

有人低声磋叹,为刘将军感到不值,也有人暗自怒骂,柔夷狗不得好死。但更多的人,都在担心猛虎军会不会受到牵连,被全部斩首。

毕竟苍狄军队造反这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十年来,各郡陆续都有起事的军队,但最后统统都被将军府所剿灭,连降卒都一并斩杀,人头垒成京观示众。

因此,虽然云收雨晴,艳阳高照,人人心里却是一片寒凉,仿佛有阴风阵阵掠过。

远处巍峨雄壮的将军府,抬头望过去,分明就是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虎,正趴在熙阳谷中虎视眈眈,随时都可能暴起噬人。

但比起这威武高压的外表,此刻将军府的地窟下,又是另一番令人无比恐怖森寒的景象。

几千条颜色不一的毒蛇,有的盘卷在阴暗的角落里,有的滑来滑去,吐着猩红的信子,互相纠缠。

更让人头皮发麻的,是那平时投放食物的洞口处,岩壁凸凹陡峭的地方,挂着十几条硕大的毒蛇,全都昂着头,扬起身子,望向高高的洞窟口。

这些远远闻到血腥味的长虫,早已洞悉主人喂养习惯。每一次有大餐之前,都会投下更多老鼠,先打发那些小蛇吃饱,不须跟大蛇争食。

果然没过多久,洞窟口便传来柔夷大汉的桀桀怪笑,随后一具人体被推了下来,重重摔在那些盘在地面的小蠢蛇身上,一动也不动。

十几条大蛇,倏地闻风而起,瞬间窜向地上的少年,齐齐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尖锐的獠牙,有的咬手有的咬脚,有的则想从头部开始吞食。

突然,少年浑身一颤。

一股强大的罡气从他腹中骤然升起,转瞬冲出少年的躯体,将所有围窜过来的毒蛇,狠狠地甩了出去。

那股罡气在窟中盘旋了一会,似乎是看到群蛇全都砸在岩壁上,血肉模糊,已死掉了四五条,倏地又回到少年腹中,顺着四肢,缓缓蔓延。

少年悠悠醒来,一时间腹中疼痛难忍,整个身子弓得像一条虾。

但随着睁开眼睛,发现周围全都是蛇,顿时也顾不上疼痛,赶紧挣扎着爬起来。

余下的毒蛇见少年踉踉跄跄站起,纷纷昂起头来,满口涎水嘀嗒,龇着尖牙,吞吐着分叉的舌头,围绕少年游走不停,不断发出“嘶嘶嘶”的声音。

少年下意识想摸出泰阿剑,伸手却找不到空间玉佩,也不知道是在哪丢失,心里不免心疼不已。

里面不仅有泰阿剑,有准备送给朱九钰的文运锦鲤,还有灵石和衣物等等。

不过眼前群蛇环视,头脑混乱,少年只能收起懊恼心思,打起精神先对付这些长虫。

幸好眼前这些大蛇,看起来全都有伤,想来并不难对付。而且岩壁上,还挂着几条血肉模糊的死蛇,甚是诡异。

少年退至一面无蛇的岩壁,努力站定,缓缓拉开一个拳架,眯眼盯住群蛇,寻找动手机会。

此时,腹中的疼痛恰好逐渐减弱,少年大喜,顿时提起一口气,放开手脚,几下子功夫,便将剩余的毒蛇,全都一一掐死,垒成小山包堆在一边。

少年定了定神,方才慢慢理清头绪。

此地到处都是动物残骸与蛇蜕,也有不少看起来岁月不一的人类森森白骨,想来应该就是将军府的千蛇窟了,离谷口军营不远。

而自己则应该是在厮杀中,力竭战“死”,被澹台青黄抛“尸”到这里来喂蛇。

少年摸了摸自己身上,似乎除了手脚之伤,倒也无甚大碍。

心里不由暗暗庆幸,幸亏有洞天福地一行,捞了件金丝软甲护身,要不然早就被人剁成肉酱了。

还好,命在。

至于手脚之伤,他深知自己的自愈能力有多强,一点也不担心。用不了多久时间,也就没事。

事实上,少年此刻身上的伤口,已经开始闭合。

只是不知外头局面,眼下乱成咋样?刘肃敬会不会受牵连?少年心中不禁又起焦躁。

可是刚刚经历过一场面对几百高手的苦战,少年已经疲惫不堪,连爬上千蛇窟投食口,此刻都感觉有些困难。

所幸少年欲醒之际,腹中所外放的威压磅礴浩大,加之奋力杀掉十来条大蛇,凶气很重,此刻窟中其他小蛇,早已逃得远远地,伏在各处石缝里,瑟瑟颤抖,丝毫不敢靠近少年附近。

因此,少年在周围四处翻找自己的空间玉佩时,虽然玉佩没找到,却也是半条蛇影都没看到。

一时之间,此地倒也没啥危险。

少年暗暗思量,如今唯有寄希望于高翎,或许他能及时赶到,救下猛虎军起事的将领。自己只能暂时先呆在这千蛇窟里休养,等恢复精力后再作打算。

想到这里,腹中也似乎不再疼痛,反而还有一股劲在窜动,暖暖的,非常的舒服。

他忽然想起那次在海边军营遭遇飓风的经历,情况貌似也和今天一样,心里不免有些奇怪。

转念想想,那次事后,不过是偶尔隐隐作痛而已,并没给自己造成什么问题,当下也就放下心来。学着上回的土办法,盘坐在地上默念《清心玄咒》。

片刻之后,少年心头一片空明。

仿如皎月照幽野,鸟兽藏踪,蛙虫匿迹,四周围寂静无声,唯有少年独坐山巅,凉风习习穿身而过,几欲羽化登天。

这时,腹中暖暖的那股窜动,似乎更加猛烈。须臾像一条蜿蜒的温暖小河,慢慢的沿着小腹流向全身,非常的舒服,令人陶醉其中。

少年收摄心神,站起身来,发现伤口已全部愈合,连条疤痕都找不到。

更让他兴奋的是,短短半柱香时间,此刻已经恢复浑身力量,甚至比起之前,似乎更加强壮。

他试着挥拳打向岩壁,“轰!”眼前赫然出现深深一个大洞,把少年自己都吓了一跳!

这要是打在人身上,岂不得对穿个透亮的窟窿?

少年看着自己的拳头,一时有些发懵。

回过神来后,一个劲的傻笑。这还没动用白猿秘术呢,若是加上白猿秘术,岂不是要逆天?

正自个儿偷乐之际,身后传来“嘭”一声。

转身一看,洞窟里掉进来一人,恰好砸在那堆大蛇尸体上。

来人身上五花大绑,没摔死正在拼命踹开那些大蛇,努力想要站起身来。

“刘将军!”

来人循声一看,这不是小神仙吗?

见鬼了!澹台恶贼不是说小神仙死了么?眼前生龙活虎的少年,难道自己也到了阴间地府?

“也好,也好!死后能与小神仙作伴,这辈子也算值了!”

刘肃敬大笑。

“死啥死?我们都还活着!”

少年咧嘴笑笑,快步走到刘肃敬身边,双手用力一掰,瞬间扯断他身上的绳子。

刘肃敬一脸疑惑,少年已将他扶出蛇尸堆外,走到干净处说话。

“刘将军且说说,当前外面情况如何?”

一提起外面,刘肃敬马上就着急起来,三言两语将事情经过,迅速说与张东阳听。

眼下最紧要的,是如何救那些起事的将领?另外,高翎那头估计也已经出事,如何是好?

刘肃敬虽然缓过神来,确认自己和少年都没死,但困在这深达十几米的蛇窟里,如何逃出生天?

刘肃敬望了望高高的洞窟口,不禁叹了一口气。

张东阳微微一笑说:“刘将军无须担心,我们这就出去吧!”

“轰!轰!轰!......”

转眼间,蛇窟传出连续不停十来声巨响,少年背着刘肃敬,双手交替出拳,两脚蹬碎岩壁,渐次升高,顷刻便跃出了洞窟口。

少年脚尖用力一戳,洞口巨石顿时崩碎。

............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评论#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biq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