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9章:紫衣女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铁木峰上,有蒲书院。

自从青年与少年下山后,黼黻小院就被列为书院禁地,除了继续打扫院子的四名美婢,以及卫夫人自己,余人都不得擅自入内。

这座小院子,如今收拾得更加清新脱俗,全都按照卫夫人的意思,揣摩着两位尊贵客人的喜好,从山上山下搜罗来不少雅致摆设,进行布置。

而卫夫人每天也会来这里,呆上好一阵子,摸摸青年留下的衣服,看看青年看过的书。

这个当年一怒之下,抛夫弃子的女人,其实内心还是挺柔软的。并不像外界所传闻,随着境界的提升,斩断了山下红尘因果。

只不过那个叫呼延元廷的负心人,确实是伤透她的心,让她对情爱一说,嗤之以鼻,由深情转向了薄情,将心思完全放到境界的修炼上来。

但对于儿子呼延青观,卫夫人却一直怀有内疚。毕竟怀胎十月,骨血相连的亲情,始终无法割舍。

只是因为当年将他从大青山带回来后,儿子对她一直抱着仇视的眼光,才无奈委托给好友游珞,送去血魂宗修行。

转眼十年过去,呼延青观已长成俊美青年,与其父几乎是一个模子印出来一般,不由让卫夫人勾起尘封的往事,一一萦绕心头。

这桩与山下大多女子一样的纠结情事,卫夫人并没有后悔当年的选择,只是没能亲手将儿子抚养长大,如今想来颇是后悔。

至于后来呼延元廷被柔夷大军所杀,儿子怨她没有搭救,也是理所应当。毕竟自己再恨呼延元廷,也改变不了他是儿子他父亲的事实。

只是当年澹台青黄入主苍狄,本来就是书殿的一宗交易,邱教主点头的事情,卫夫人也无能为力。何况当时心头有恨,迟疑再三最终错过搭救时机。

没想到儿子长大之后,也与其父一样,热衷于山下权势,此次下山,竟然拉起队伍,要将柔夷驱逐出苍狄境内,杀澹台青黄报仇。

所以,当她接到黑帽神的报告时,卫夫人心中有些哭笑不得。

当个山下皇帝,哪有做山上神仙舒心啊?日理万机不说,难得长生证道,白白耽误了修行时光。

这臭小子,等回头见着面,得好好训他一顿不可。

想到这里,卫夫人不禁脸上露出温馨的微笑。眼下两件头疼的事情,也似乎没有那么头疼了。

这两件事,一件是书殿给她来了指令,要她阻止苍狄目前状况的发展;一件是同福客栈的侯青闾来信,提起此番青年少年洞天福地之行的收获。

第一件事,暂且不说。

第二件事,让她大吃一惊,没想到书殿账簿一直算不出来的那笔巨大文运,竟然是两尾锦鲤,被少年幸运获得。

话说,这候秀才的胆子也忒大,这桩可谓惊天动地的事情,就这样静悄悄压下了,难道不知万一被邱教主觉察,会丢了看守一职么?

虽然书殿对于能进入洞天福地的客人,向来宣称祖训是有缘者得。但这份巨大文运,可不比其他机缘,那是邱教主动用过无数望气士与堪舆大家,想要找到的灵宝。

别人也许不清楚,卫夫人却是心里有数。邱教主看上的东西,哪有拱手让人的事情?

当年若不是师父还在下界,能压制住邱正,恐怕自己获得的那份机缘,也是邱教主的囊中之物了。

这十几年来,卫夫人养这么多面首,一方面是当年为了与呼延元廷斗气,一方面就是要恶心书殿中某些伪君子,包括邱正在内。

这俩尾锦鲤,事关重大,搞不好少年将因此被邱教主划进他的小本本,无声无息便丢了生命。自己的一番好意,到头来不仅害了少年,也连累了侯秀才。

卫夫人越想越是心绪不宁。不行,这事还是得亲自走一趟,下山去见见少年。

............

安龙大陆,朝天山脉。

这里还是丹枫王朝地界,沿着栈道再往南走,翻过最后一座山,就可以看到金乌王朝的关卡。

冬日的晨光,带着丝丝凉冽,照落在这栈道边的茶肆中,让那门口火炉架上的两屉叉烧包,显得更加热气蒸腾,十分诱人胃口。

但此刻坐在门口凉篷中的两名女子,却似乎对这道闻名两国交界的小吃,没有半点兴趣,仅仅是叫了一壶清茶,唤店家拿走茶肆的大碗,用自带的小茶杯,慢酌细饮。

这两个容颜清丽的女子,无论气质还是举止,都像仙子般出尘脱俗。

身着紫衣者,略显骄傲清冷,另一个身着粉衣者,看起来贤淑大方。

这等倾国倾城的美貌,加上衣着布料考究,出现在这个山间茶肆,委实有些令人出奇。

毕竟,但凡是达官贵人等大户门庭,女眷出行都有保镖随从相伴,从未有两个女子结伴而行的事情。

因此,她们的美貌和身份,自然引起边上二十几骑镖师壮汉的猜测,嬉笑聊天之际,时不时就转头往这边张望。

其中有一个貌似领头的中年镖师,在同伴的起哄下,拎了一壶花雕酒,笑吟吟走过来,对着她们说:“二位小娘子,不知可否个赏脸,一起喝一杯?”

“滚!”

略显骄傲清冷的紫衣女子头也不回,娇叱了一声。

中年镖师显然没想到自己会碰了个钉子,毕竟在这条两国贸易重要通道上,他的名头还是如日中天的,从来没有人敢对他如此无礼,顿时脖子通红粗壮,进退两难。

“小娘子,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哦!”

紫衣女子眉头一蹙,轻声问道:“不懂人话?”

“嘿......有味道!哥喜欢这款。来来来,不管人话鬼话,哥哥先跟你聊聊情话。”中年镖师哈哈一笑,伸手拉出边上空椅想要坐下。

不曾想,坐倒是坐下了,只是座椅突然崩裂,坐了个空,中年镖师摔了个四脚朝天。

“唰!”

二十几个镖师见镖头摔倒,心知是二位女子使坏,全都立即站起身,围了过来,有的赶紧去扶自家老大,有的拉出明晃晃的刀剑,指向二位女子。

正当这厢兵戎相见之际,栈道不远处,慢悠悠走来一群少年儒生,后面跟着他们的二位先生。

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俊朗少年,远远看到那名紫衣女子,忽然一怔。

少年略略思索了一下,立刻急忙忙往回跑,去找那个青衣先生说:“曹先生,我似乎看到先生娘了。”

“臭小子!玩笑开到为师身上来了。”

“真的,真的,前面有个女子,长得和先生画的先生娘一模一样。”

青衣先生一愣,忽然想起自己确实在渔村私塾里,曾经画过某人一副仕女图,拿给眼前这少年和另一个学生看过。

同行的白衣先生笑了笑,对着他打趣道:“若真是从天上追到人间,师弟你是从了,还是从了呢?”

“这怎么可能呢?翠桐宗门规森严,那个死老妖婆,岂肯放她出来?”青衣先生苦笑。

说话间,三人已渐渐行近茶肆。

“咦!”

三人同时发出一声惊讶,都感受到茶肆那头,有内敛的高人威压存在。

青衣先生仰头将视线越过人群,定睛一看,脑袋忽然一阵发懵。

“还真是她......”

青衣先生倏地跨出一步,闪身掠入人群之间。

“噼里啪啦......”

顷刻所有镖师的兵器,都飞出人群之外,插在栈道空地处,闪闪发光。

事情发生快如电光火石,众镖师纷纷目瞪口呆,惶恐不已。

回过神来,他们都知道,今日遇上深不可测的高手,踢上一块可能会踢折脚的铁板。

立在栈道边上的众学生,更是惊异十分。

没想到自家先生,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这手空手夺白刃的功夫,可比闲书上的描写还要精彩。

赵若雪最先反应过来,带头鼓掌。而赵鸿赵鹄俩兄弟,更是佩服得差点五体投地,除了跟着堂妹使劲拍掌,还大声叫起好来。

“你来啦......”

青衣先生站定身形,满脸通红,紧搓双手,看着那个突然间,由横眉冷对变成眼含柔情的紫衣女子,丝毫不像一个刚刚露过一手好功夫的高手。

这一对当年因为宗门之间争斗,被硬生生拆开的情侣,时隔十余年,终于再一次见面。

紫衣女子看着这张熟悉的英俊面庞,双眼不由泛起一层水雾,笑意盈盈地说:“我找你好久好久了......”

白衣先生知晓其中内情,赶紧走过去拍拍师弟的肩膀,低声说道:“此处不是说话之地,你们先行一步,我来收拾场面。”

青衣先生点点头,牵过紫衣女子的手,并肩前行。

边上粉衣女子见同伴有了情郎,就忘了闺蜜,不禁嫣然一笑,与白衣先生施了个万福,也远远跟着二人后面,向南而去。

等到白衣先生喝散众镖师,付过茶肆破损座椅赔款,正想喊齐学生继续前行,抬头就远远看到自家师弟,飞快的往茶肆这边走回来。

青衣先生神色复杂,须臾已至白衣先生身边,低声说道:“师兄,金乌王朝有变,我们不能继续往前去了。”

............

#求推荐票##求收藏##求评论#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biq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