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0章:官兵围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朝天山脉,一处无名山头。

四位青年男女,在山林树荫下铺出一蒲席,围坐商谈。

一众学生只道是曹先生与先生娘相遇,故而停步叙旧。大伙儿在朱九钰的引导下,寻一山涧去钓鱼,倒也其乐融融,丝毫未觉行程即将发生变化。

“朵娜,你将情况跟师兄细说一下吧。”

曹荀温暖的目光看着紫衣女子,神色一改平日的不羁。

紫衣女子幽怨的看了他一眼,随即转向王轲,恢复快言快语的本色,捡取重要的梗概说起。

原来,上界圣洛大陆近期悄悄掀起一场风暴,也不知因何故,天炎帝国竟然出动国师孙雪黎,从各大宗门揪出不少仙师,罪名是意图谋反。

后来渐渐有小道消息传出,说是被关在鬼刺谷的原天炎帝国大皇子,耐不住戾气穿心,供出不少同党来,引致这场人心惶惶的大风暴。

巧的是,此次与她同行的粉衣女子孙怡,恰好有个同门师兄在天炎帝国供职,见供出来的名单中,有曹荀的名字,就借回宗门省亲之机,“提醒”孙怡减少与朵娜来往,免得遭受无辜牵连。

起初,朵娜怎么想也无法将曹荀与原天炎帝国大皇子搭上关系,后来还是孙怡透过其师兄去打听,方才知道这大皇子曾逃至下界,与自己的小曹有了交集。

这期间,也刚好朵娜步入灵虚境,升为宗门长老,原本的禁足令随之解除,就随便找了一个宗门任务,约上孙怡偷偷潜到下界,到锡丰渔村去寻曹荀。

没曾想,曹荀与师兄早已带着学生们出去游学,两人暗中访寻了一下,发觉金乌王朝也悄悄布下天罗地网,追寻着两位学塾先生,以及那个前天炎帝国的皇孙。

当然,金乌王朝布下的陷阱,对于朵娜和孙怡来说,根本不屑一顾。她们所担心的是,天炎帝国在下界金乌王朝或许也有所布局,万一孙雪黎亲至,那就棘手了。

因此,朵娜与孙怡推测了一番,急忙忙跑来金乌王朝与丹枫王朝交界处,守堵学塾一行人的行程。

与此同时,朵娜还带来一个消息,说那个叫张东阳的皇孙,传闻已战死于怒海。

这个噩耗,让王曹两位先生,都十分难受。早知道这小子回去是要去从军,当时无论如何都不会放他走。

两人不禁长吁短叹,一时很难接受这个结果,乃至连自己的安危都不顾,打算回一趟渔村打听个明白。

曹荀突然想起锡丰山那头牛妖,恨恨地说:“在山上我交代得死死的,让他保护好小东阳,结果却是这样的结局,回去把那头老牛给宰了吃火锅!”

“我不许你回去!”朵娜柳眉一竖,横了他一眼。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我说你不能回去就不能回去。”朵娜瞪大眼睛,白了自家小曹一眼,转头看向王轲,满脸笑盈盈。

“夫子曰:防祸于先而不致于后伤情,知而慎行,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焉可等闲视之?王师兄,您说是不是这理?”

“诶......”

王轲没想到朵娜居然也精通儒家学说,此刻抬出圣人的话来堵他,确实找不到辩驳的理由,只好呐呐地回应:“是这道理,是这道理。”

你看,连师兄都觉得是道理,你还有啥意见?朵娜得意的看了自家小曹一眼,侧过身,伸手帮他揉去眉间的一丝褶皱。

她知道,自家小曹先生,是个嘴贫心善的人。

“我说,你俩也不用太忧心,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个俊朗的少年,修为并不低于你们两位,这帮学生剩下的回家路,由他护送回去,想必也无妨。”

“可是......”曹荀还想往下说,眼角余光瞥见边上有副嗔怪的面容,及时收住话头。

夫纲不振啊!王轲与孙怡对视一笑。

孙怡扯了一把自己闺蜜的衣袂,悄悄示意朵娜,人家师兄在呢,总得给小曹一点面子不是?

王轲见状微微一笑,接着师弟的话说:“弟妹有所不知,这少年论起来,不仅得叫你先生娘,还得叫你师娘更合适。少年如今父母双亡,师弟已将他当成儿子看待的。”

朵娜俏脸一红,这还没成亲呢,就白捡了一个儿子?这要是回头少年不懂事,张口就喊声师娘,不得羞死个人去?

四人商量了一会,最终决定由朵娜和孙怡走一趟,将学生们送回家乡。两位先生与朱九钰三人,绕道锦汶王朝,前往怒海的白浦岛。

王轲与白浦岛的老当家李秋平有故,二人想借助白浦岛的人脉,打探张东阳的下落或者死因。

这个少年与他们俩的感情,不仅仅是师生关系,这么多年来,已经胜似亲人。

用曹荀的话说,就算小东阳魂归地府,也要闯一趟酆都,将他抢出来。

曹荀自己不行,这不是还有自家准媳妇么?好歹也是灵虚境仙师,还怕阎王不给魂不是?

众学生得知二位先生有事耽搁在丹枫王朝,往后无法继续给他们授课,心情都有些低落。

这些年来,二位先生几乎比他们的父母还可亲,骤然就要分别,大伙心里都极为难过。

此时一别,何时能再见?

众人磨磨蹭蹭,最终还是只能跟着两位神仙般的姐姐启程。

赵若雪和俞敏,虽然心中特别羡慕朱九钰能与先生一起走,但好在二位神仙般的姐姐对她俩特别照顾,倒也慢慢冲淡失落的心情,与二位姐姐相处极为融洽。

朵娜十分喜欢活泼开朗的赵若雪,这小妮子很像年少的她,敢做敢言,落落大方。

而孙怡则与俞敏非常投缘,少女文文静静,但眉目所透出来的聪慧,注定他日成就非凡。

这两位少女不知不觉中,在曹先生的点拨下,已经涉足修真的道路,故而身上也带有些微灵气,气质自然也显得与众不同。

一行人道别下山,王轲、曹荀与朱九钰,目送他们沿着栈道往前走,慢慢消失在两国交界的山中,也收拾起包裹,掉头往锦汶王朝方向而行。

对于好朋友张东阳的死讯,朱九钰心中一百个的不信。曹荀跟他说起这个噩耗时,他第一反应,就想起昔日在范阳郡城隍庙外的那个老僧。

老僧给他留下莫名其妙的一句偈语:日出东阳,祸福相依。登道前程,西冥玄机。

当日追问老僧,老僧不肯作答,一直以为老僧是对自己而言,其中隐藏着什么玄机?

如今回想起来,不正是与东阳的事情有契合的地方么?

东阳心地醇良,自然福大命大,想来不至于少年早逝才是。

来日见到他,陪他走一趟西冥大陆,看看这个居然是上界帝国皇孙的家伙,究竟会有何奇遇?

朱九钰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保护好这个无法修真的好朋友。

只要自己努力修炼,早日进入地仙境界,上界帝国的追杀,我朱九钰就算不能帮他全挡下来,也要站在他的前面,一起赴死。

............

时光一转,安龙大陆已临近冬至。

这一日,锡丰山脚的“神仙酒铺”,突然被官兵团团围住。

半柱香时间后,手执刀枪的众军士,就将山脚闲杂人等,全都清理出去。

按说是依法抓人的话,基本都是县衙来人,这等上百军士包围的架势,在小渔村还是头次出现,吓得俞家和赵家两夫妇脸色煞白,浑身发软。

酒铺中战战兢兢的四人,八目相顾,浑然不知是因何事,引致这么多军士全副武装前来。

其实,这间酒铺早已落在吕沅耳目监视之中。只是等了太长时间,依然没有动静,吕沅求功心切,今日才动了脾气,带兵前来直接逼问。

“赵老头,你私通朝廷要犯,该当何罪?”

“贵......贵人老爷,老汉一家清清白白,老实营商,哪敢私通朝廷要犯啊?”

“死到临头,还敢狡辩!本官问你,学塾先生王轲、曹荀,是不是与你有交?山上的张家少爷张东阳,是不是你的准女婿?”

“啊!”

酒铺两对夫妇,怎么也想不到这三人与朝廷要犯有何关系,顿时一头雾水。

这老老实实教书,老老实实读书,也犯王法了?

“贵......贵人老爷,这是不是哪里......哪里搞......搞错了呢?”老实巴交的赵老汉,突然飞来横祸,一时间,说话结结巴巴起来。

“本官已查明真相,绝无冤枉好人之处!你若是老实交代出他们三人的下落,本官可饶你两家性命。若是敢有半句隐瞒......哼哼......!”

“来人!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吕沅话音一落,门外闪进一队军士,将明晃晃的短刀,架在四人头上。

“青天大老爷,冤枉啊!小老儿确实不知三人下落,还望老爷明鉴。”赵家老汉捣蒜般磕头。

“砍了!”

吕沅朝俞家夫妇的方向一努嘴,背后的军士手起刀落,瞬间将俞家夫妇砍翻,血流遍地。

“救命啊!”赵家娘子拼命呼喊。

赵家老汉突然想起山上紫姓牛妖,也拼命大喊:“紫老哥,救命啊!”

锡丰山腰的凉亭处,此刻闪出一道身影,漠然看了一眼山脚,眼神似乎有些挣扎,但转瞬又恢复漠然神态,背着手慢慢走回张家大宅。

............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评论#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biq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