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重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案例一:甲(女)和乙(女)是合租舍友,关系不是很好,经常因为一些琐事而争吵。甲女就想了一个办法,在社会上找了一个流氓丙,说给丙一些钱,让丙去强#奸乙女。结果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丙来到甲和乙合租的地方,进到房间之后发现床上躺着一个人,上去就实施了暴力,强行与该妇女发生性关系。事后发现原来自己强#奸的不是乙,而是把甲给强了。

那么这种情形应该怎么处理呢?

“大家思考一下,一会找个同学来回答。”

胡教授的声音在教室内回荡。

“嘿嘿”

“强#奸胡”

“又是****”

……

窃窃私语声不断,敏感的话题总是能快速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关煌却没有多少心思放在这上面,从意识到重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他还是没想到怎么攫取第一桶金。

虽然重生的事情令人匪夷所思,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冲击,他早就恢复如常,并开始积极谋划以后的事业。

没钱的滋味太难受了。

“关关,你说构成什么罪?”

室友何俊凯低声问道。

关煌漫不经心地回答,“这还用说,不明显是的强#奸吗?”

“我知道,我说的甲女。”

“我说的也是她。”

“啊!为什么?自己被强#奸了,也构成犯罪?”

“自己想去。”

……

关煌懒得理他,一门心思放在如何发财上。

早些年因为贪玩好色,高考不尽人意,读了一个二本院校。

毕业后虽然被社会毒打,醒悟过来,却也蹉跎了很多岁月。

然而,命运在这一刻发生了转移。

出于莫名的原因,竟然回到了十年前。

或者说是,庄周梦蝶,做了十年长梦!

2013年,正是风云激荡之时,黄金遍地,商业的天空虽然布满枷锁,但时代的洪流中无数红利顺流而下。

只要捡起一个小浪花,就能打破这片天。

但是,该怎么捡起小浪花呢?

重生前,他干的律师,熬了五六年,勉强有一点起色,但离实现财务自由还有很远的路。

那是一个体力活。

现在关煌已经不想再干了,只是发财的路子也不好找。

他知道很多未来的事情,但是所有的所有,都需要资本支撑,这正是他欠缺的。

“关关,班长问你,下午的春游去不去?”

何俊凯又凑了过来。

关煌抬头看了看,胡教授出门抽烟去了,有的人在讨论案例,有的人在闲聊打屁,课堂环境十分融洽。

“靠,有什么好玩的,浪费时间。”

“那我给她说,你不去了。”

“算了算了,支持一下她的工作吧”,关煌回答。

如果换成之前,他肯定不会去。

在宿舍看会小说,去网吧打会游戏,做点什么,不比春游强?

不过现在有了未来的记忆,他要重新考虑一下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出去转转也不错。

何俊凯“啧啧”称奇:“你这是转性子了?还是别有所图啊?”

“图什么?”

“班长啊”,何俊凯笑一下。

关煌愣了一下,还没说话。

何俊凯继续说道:“前几天我见你小子在班长那凑来凑去,干什么的。”

“艹”,关煌骂了一声,“你天天盯着我干嘛?”

何俊凯撇了撇嘴,“谁盯着你,我是正好遇见。”

关煌看着他,突然意识到什么,嘿嘿一笑,“你这是倒打一耙啊。”

“别瞎说,我没有,不是我。”

“呵呵”,关煌一看室友的脸色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扭头看了一眼班长大人。

白小雅正在和人聊天,长发披肩,带着一丝清纯。

脑海里调动之前的记忆:

貌美开朗,家境尚可,成绩虽然一般,但是很会玩,能和同学们打成一片,无论男女。

也难怪小何同志被迷上了。

关煌故意说道:“既然你不上,那我上了啊。”

何俊凯心里冷笑,你能上个毛,嘴上说道,“别瞎说,让人听到了不好。”

关煌一听,觉得没意思,不再说话,继续想事情。

暗暗后悔当初没买几注彩票,搞到现在脑海里全是《刑法》上写的发财路子。

“有没有人愿意主动回答?”

胡教授抽完烟回来,扫视了一下四周,“没人的话,我要点将了。”

何俊凯把头低了下来,假装很安全,唯恐被点到。

老胡这人向来是不怎么给学生留面子,一旦回答不上来,就是各种冷嘲热讽。

虽然没什么恶意,但在全班面前丢脸,也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尤其是少男少女们,不过不挂科是他为数不多的优点。

让人又爱又怕!

班长举手站了起来,大方得体,开始回答:

“老师,我觉得丙男构成犯罪,虽然对象错误,但是犯罪事实在,不管是采取法定符合说还是具体符合说,都构成犯罪……”

何俊凯松了一口气,看着白小雅的背影,亭亭玉立,紧凑有致,眼神中闪过一丝痴迷。

对方不仅人美,能力还强,如果能做自己女朋友,就太好了。

“甲女利用丙男侵害室友,当时当晚乙女不在,犯罪未着手,只能构成犯罪预备,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对于预备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在本案中,因为没有造成伤害,所以应当免除处罚……”

何俊凯忍不住低声赞叹,“说的真好。”

关煌撇了撇嘴,心里吐槽,“好个毛线,你丫的真是不学无术。”

不过这话不能当面说,免得面子上不好看。

虽然班长大人比较绿茶,耐不住大家喜欢,很多人就爱吃她这一套。

关煌也是虚与委蛇,从来不接近,也不远离,保持着表面客气。

胡教授示意班长坐下,看了一眼大家,“有其他观点没有?”

关煌想了想,一改往日低调作风,举手站了起来,“我认为甲女属于事实认识错误中的打击错误,究竟是否够罪,要看采取哪种学说……”

何俊凯瞪大眼看着自己室友,仿佛从来不认识一般。

“这货是疯了吧。”

关煌平时为人很低调,很少在课堂上发言,更不要说当场和班长对上了,真是见鬼了。

至于发言的内容被何俊凯下意识忽略了,什么打击错误、对象错误,半点也不想知道。

从各家学说到通说观点,从理论支撑到实践做法,关煌滔滔不绝说了十分钟,把整个问题详细解剖了一遍。

等到说完的时候,整个教室鸦雀无声,大家都被他一鸣惊人的表现震惊了。

关煌自己没觉得有什么,对着胡教授笑了一下,在对方的示意中坐了下来。

“靠,你怎么回事?”

“什么?”

“装什么蒜呢,你没看班长对你很不满,盯你老半天了!”

关煌闻言笑了一下,“我这是套路,为了吸引她的注意力。”

何俊凯目瞪口呆,尼玛!

关煌不屑,你这战五渣的水平,还敢在我这晃来晃去,不趁机堵住你的嘴,有你逼叨的。

胡教授称赞,“关同学分析的很全面,知识掌握的比较牢靠,这个案例涉及的知识点差不多都在这里了,我就不讲了,有谁不懂的话,下课后请教一下关同学,来我们看下一个案例。”

“就知道是这样”,所有人唉声叹气,又没有其他办法。

胡教授的风格就是这样,对教育学生并不怎么上心,懂就是懂,不懂就算了。

如果不是学校强制要求,胡教授连上课的心思都没有,他在外面兼职律师,每小时收费数千元,年收入几百万,律所的执行合伙人人。

教学生,纯粹是浪费他的时间。

很快ppt往下翻动,一个新的案例出现:

案例二:殡仪馆美容师甲某,一日见停尸房推进一满身酒气的年轻漂亮女尸,遂起歹意,于是美容师甲某半夜潜入停尸房,对女尸实施了奸淫。不料当甲某起身时却发觉这个女尸悠悠醒来,并见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手机,拨通了110:“喂!110吗?我的丝袜不见了……“

请问:甲构成何罪?

“大家先看一下,有什么问题一会讨论。”

胡教授说完喝了一口茶,又出门了,不知道是抽烟还是上厕所。

手机震动传来,关煌点开微信看了一下,

白小雅:关关,你怎么懂这么多!

关煌笑了下,班长大人还是那样。

看似亲近,随时释放出强烈的信号:我就是一个平常的爱笑的小女生,可以接近我噢。

其实很远,和所有人都很熟,又和所有人保持距离,是个聪明的女生。

关:日操而已。

对方没有回复,关煌也不在意。

说起来,他还曾经为班长的贴心温柔而躁动不已,后来发现那不过是人家的日常操作罢了。

都是套路。

班长的人设就是:邻家温柔女孩!

不打造高冷女神,不产生距离感,说话轻声细语,爱夸异性,穿衣风格偏低龄,多露大腿和锁骨。

偏偏很多男人就吃这一套。

关煌自己就知道,班上有三个男生同时在追她,至于暗恋的更是数不胜数。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biq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