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零四章 何阁主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张行不明白,但是旁边坐着的柳絮雪和柳絮玲心里却是跟明镜似的,师傅一直以来都教育自己天师道没有什么好人,据说这事情是因为师父年轻时候与天师道掌教的恩怨导致,但一直以来师傅也不愿细说,所以大家也不敢提。

此时张行突然就这么闯了进来,自己就算有心提醒但也无力,整个屋子里面师父都步下了禁制,要是自己贸然开口隔空传音,师傅一定会察觉。

而何阁主听张行说自己就是张掌教之孙,到时并没有意料之中的愤怒,而是望着张行慢慢都陷入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是啊,难怪难怪,这双眼睛只有他有。”何阁主心中默默念道。

“像,真像,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如何。”

何阁主想到这里,眼神中透露出思念和迷茫,张行见何阁主若有所思,也不敢出声,几人就这么又沉默了起来。

柳絮玲坐在张行旁边,小脑袋在几人之间来回转来转去,见大家都不说话,便有些急不可耐起来,从桌下伸手找到张行的大腿,轻轻戳了戳。

张行心道柳絮玲这丫头果然还是这幅模样,但是看何阁主似乎对自己和天师道似乎有些看法,也不敢当着前辈高人的面在底下跟柳絮玲做什么小动作,便晃了晃腿,伸手在桌下轻轻将柳絮玲的小手扒拉了下去。

“哼。”

柳絮玲一看张行居然不理自己,轻哼一声,心里坏念头一起,悄悄伸手来到张行右边软肋处,夹住张行的软肉,使劲一拧。

“嘶……”

张行吃痛不已,一时忍不住轻轻哼出了声来。

回头望去见到柳絮玲一经得手,便将手迅速地收了回来,晃了晃小脑袋,转过身去,留给了张行一个漂亮的后脑勺,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

何阁主听到这一声也是一愣,随即从沉思中醒了过来,看到张行和自己两个徒儿的模样,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哎,冤孽啊,没想到你我这般老死不相往来,但是徒儿却又相识在了一起。”

随即微微摇了摇头,细细看了看张行,刚刚张行的话将自己多年封存的记忆完全挑了起来,现在一看,张行真是越看越像自己记忆里面的那个人,看来看去,双眼竟然发出柔情,脸庞两侧也缓缓涌上一抹红润。

柳絮雪和柳絮玲一看都傻眼了,师傅这是怎么了,何故一会愤怒一会又变成这样,师傅这幅模样自己两人从小到大在山上居住,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张行也是一愣,本来这何阁主就是风姿卓越,碧玉无瑕,虽然两眼已有细小皱纹,然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察觉不出,主要让人觉得似乎年级不小的原因是那身上一股岁月打磨出来的沉稳气质。

如今何阁主竟然脸上浮现出来了小女孩模样,这么一看上去,根本就是个二八少女,美丽极了,似乎在自己的记忆中,还没有人能够美艳方物到如此的境界,一时间自己便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哇,师傅你好美哦!”

柳絮玲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羡慕的话语,何阁主立马清醒过来,抬头一看自己的两个徒弟和前面这个天师道传人都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眼中露出倾慕之色。

虽然已经年过半百,此时这何阁主也不又露出一股羞色,想了想这实在不妥,定了定心神,随即脸上表情褪去,恢复到满脸冷意一代宗师的模样。

虽然表情上面变了回来,但是何阁主此时脸上就好似火烧一般滚烫,心中十分的不好意思,默默嘀咕道。

我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在弟子和他的传人面前如此丢脸,哎,这人真是害人不浅。

“咳咳,恩,我知道了,之前听雪儿说起过你,你们曾经一起击败过南疆邪修,而你身边还有一同伴,便是那当年的青城山小道士对吧。”

何阁主轻咳两声,沉声向张行问道。

张行拱了拱手,规矩的回答道。

“是的前辈,当时在下和苍云子道长与二位师妹共同御敌,抵抗邪魔,也算得上是生死之交,不知道前辈找苍云子道长有什么事情嘛,想来如果是为了那南疆修术的话那便是让前辈无功而返了,因为那南疆秘法早就已经让苍云子道长烧毁了。”

张行虽然语气平稳,但是心中也是揣测不安,刚刚这何阁主脸上表情一直是变化莫测,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触怒了她,之前就听柳絮雪说何阁主让她们姐妹二人出来找寻南疆古书和当年那个南疆活下来的小道士,如果这何阁主要是不信自己所要,想要对苍云子道长不利,自己可是如何是好。

张行心里正七上八下的胡乱猜测,何阁主却开口说话了。

“恩,之前雪儿玲儿已经告诉我了,你们一个是天师道传人,一个是青城山掌教传人,都是正派忠良之后,我不会怀疑,而且我也不是要那南疆古书,只是有事情要问一问那小道士,不会为难他的,你无须担心。”

这一派阁主所说的话张行自然是相信的,想来人家怎么说也是正派宗师,又怎么会糊弄自己欺骗自己,心中听了这何阁主的话张行也是松了一口气。

“前辈既然是有事相询,我们晚辈自然是责无旁贷,既然如此,等前辈吃完饭,在下便带前辈去见苍云子道长,前辈到时候有什么事情直接跟苍云子道长询问就好了。”

张行说完见何阁主轻轻点头,似乎对自己的回答比较满意,眉角微微展开,透露出一丝轻松,似乎略有喜色,看来这何阁主的确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询问苍云子道长,现在找到正主似乎也是松了一口气。

而柳絮雪和柳絮玲一直在旁边大气也不敢出,此时见到师傅和张行似乎将事情完美解决,并不会出现自己想象之中的大打出手,也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在师傅的面前,也并不敢轻举妄动,跟张行说话叙旧。

正当张行有些坐立不安的时候,忽然自己的太阳穴微微抖动,心中一阵不安闪过,灵实一颤,瞬间便感应到自己刚刚在公司步下的反五行花树阵似乎正在来回抵抗着什么,这明显是有人入侵的模样,顿时心中着急坐不住了,猛地站了起来。

旁边的柳絮玲被张行吓了一跳,正想问张行为什么突然发疯,抬头一看张行此时已经是满头大汗,焦虑紧张布满在了脸上。

“糟糕,何阁主对不住了,在下有要事在身,暂时不能够陪何阁主去找苍云子道长了,请恕在下无礼,等到时候在下忙完这件事情,一定陪阁主将事情办好。”

话刚说完,便急着要开门下楼,但是手一碰到门把手,门把手上面似乎像是被一层薄薄的灵气所包裹着,根本不能打开。

“前辈,这……”

张行一看便知道这是何阁主的结界,赶紧回头问道。

“有什么事情这么重要,要这么急急忙忙的去,天师道现在的弟子就这么不守规矩嘛?你师傅没有教过你怎么尊师重道吗?”何阁主脸色下沉的说道。

柳絮雪见师父发怒,赶紧起身,轻言细语的劝道:“师父您别生气,张师兄这么着急必然是出现了什么严重的事情要赶回去处理,我们不如先听听张师兄他怎么说。”

说罢便冲着张行使着眼色,示意张行赶紧解释明白,自己的师父可不是那么心慈手软好糊弄的,别看刚刚好似平易近人很好说话,实际上平常在山上这么多年都没有过对自己和小师妹有过什么笑脸。

张行得到柳絮雪的示意也反应了过来,这何阁主倒是真的喜怒无常,哎,没有办法,眼看现在这个样子自己肯定是不能够轻易脱身,便只好又坐了下来将今天所见到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出来。

那何阁主听到张行说竟然有这么多人同一时间出现七日夺命失魂相也是一惊,沉思片刻询问道。

“你确定你看的清楚?那些人脸上所呈现的的确是七日夺命失魂相?”

张行闻言点头肯定道:“没有错的前辈,此面相独具一格,百年难得一见,十分特殊,所以当时我看到也是心里一惊,经过仔细辨认可以肯定,那就是传说中的此相。”

“恩,按你这么说那些人现在的确十分危险,能让这么多人同时出现这种情况,看来只有他们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找上门来,自己来的还算及时,否则就又白白错过。”何阁主念念有词道。

张行一听这何阁主这么说,心想难道是已经猜到了这施术之人的真实身份了?何阁主忽然一抬头,两眼之间精光一闪:“走罢,我随你去看看到底是些什么情况。”

张行闻言心中一喜,振奋异常,这何阁主既然说要帮忙,那便是最好不过了,自己一个人到底是没什么底,身边援手也是屈指可数,如今有这么一个强援愿意帮忙,这还不是天大的好事。

何阁主伸手轻轻一挥,周围结界散去,在张行的引领之下几人快步下楼,楼下的服务员此时还正找着张行呢,之前张行点的菜已经准备好了,可是刚刚却找不见人了。

张行结账的时候顺便也将柳絮雪他们一桌的结了,何阁主看到也没有说些什么,几人一出门张行正好见到修灵启正朝着自己走来,一看到张行伸手一指就骂道。

“靠,老大你买个菜怎么买这么半天,干什么去了啊你,我在车上给你打电话也打不通,程乐乐又去上课不理我了,我都快无聊死了,哎,没有美女聊天的日子真是黯淡无光啊。”

何阁主看到修灵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便微微一皱眉,又听到修灵启的言语,脸上更是阴沉。

张行生怕这小子在从嘴里面秃噜出来什么惊世骇俗之余,赶紧上前一把拦住,急忙给修灵启打眼色,回头像何阁主和柳絮雪柳絮玲介绍道。

“这位是天机阁阁主的公子修灵启,是跟我一起对付邪修的正派义士,修灵启,这位是泰山灵姑阁何阁主,这两位是前辈的高徒。”

说罢假装不经意的一伸头,在修灵启耳边又轻轻念道了两句。

“喂,你小子可别瞎说话,否则倒霉了别找我。”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biq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