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零五章 大厦异变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修灵启说完话一看到张行身后的三位美人,表情就已经陷入痴呆状,口水又悄悄地从嘴角上跑了出来。

何阁主看到修灵启这幅模样,微微皱眉,便懒得看他,直接从旁边走了过去,在张行的引领下上了车。

柳絮雪倒是很有礼貌,微微点头像修灵启致意,旁边的柳絮玲则是直接掐腰站在修灵启面前,看修灵启那副猪哥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朝着修灵启小腿踢了一脚,哼的一声便走了过去。

“嘶……哎呦……”

柳絮玲这脚也不轻,修灵启直接原地单腿蹦了起来,跳来跳去的嘴里直叫唤,张行见几人已经上车,回来朝着修灵启脑袋“嘭”就来了一下子。

“你小子能不能别在这跟我丢人了?赶紧上车,不然你就走着回去!”

修灵启边揉腿边问道:“别别,不是大哥,你从哪找来这么多的仙女?这……哪里是人间啊,简直就是仙境嘛……这都是我以前做梦才能够梦到的画面啊,我靠,我是不是在做梦啊,老大你打我一下再。”

张行这个无语,看来自己刚才给他那一下子是没用上力啊,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无礼的要求,这回运足了力气,伸手使劲朝着修灵启脑袋使劲敲了一个脑瓜崩。

“嘭!”

这回这个脆生,顿时把修灵启疼的面目扭曲,伸手捂着脑袋狂揉:“我靠,那也不用这么用力把,哎呦!”

张行看到修灵启这幅模样十分解气:“现在知道不是做梦了吧,快点,别闹了,赶紧上车。公司那面有问题了,我感觉到敌人已经发难,快点走,对了,上车以后管好你那张嘴,可别乱说,人家前辈高人可是一派掌门,到时候惹怒了我可不管你。”

修灵启一听也不敢再耍宝,两人便上了车,张行主驾驶,修灵启则坐到副驾驶,目不斜视,虽然十分想要回头看,但是也不太敢。

张行这路虎揽胜,车内空间十分宽裕,几人倒也不觉得拥挤,一路无话没多久便到了公司门口。

路上张行给苏浅静打了几遍电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只没通,不过之前自己给苏浅静的法器并没有什么反应,所以苏浅静应该还算是安全。

这一想到苏浅静,张行忽然就一阵头疼,这自己身后还跟这柳絮雪和柳絮玲呢,虽然自己的确跟柳絮雪没有过什么事情,但是想起来柳絮雪对自己的那个态度可真是难办。

而且还有柳絮玲这个丫头,要是到时候她趁着何阁主不在说出什么话,比如叫自己一句姐夫,那自己可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就带着这么一种复杂的心思,张行几人走进了公司大楼,此时公司大楼楼下自己布阵的几处阵眼都已经破败不堪,阵眼处的灵石一个个都碎成细小的砂砾,阵旗也都拦腰折断,张行见状心里一紧,急忙便要冲进去,何阁主见状伸手一拦道。

“等下,先不忙。”

说罢从怀中掏出一个古香古色的花篮,古藤编制,藤条上面还有着翠绿的支叶,灵气十足。

何阁主从花篮里面拿出几片嫩绿的树叶,分发给张行几人说道:“这大楼里面有古怪,不可轻易乱闯,你们功力低微,先将这灵叶敷在眼上,可开灵视。”

张行谢过伸手接来,见手中这两片叶子嫩,嫩绿绿,似乎还带着水滴,好似刚刚采下,充满着旺盛的生命力,看起来引动着食欲,好似十分可口好吃一般。

张行按照何阁主的指示,微微闭上双眼,将两片树叶在上眼皮上轻轻揉,动,只感觉好似有水滴流进了眼睛里面,一股凉意袭来,紧接着双眼就好似像是被火烧了一般,疼痛难忍,张行一时没有忍住,轻哼了一声,猛地一睁眼睛。

“嘶……”

睁开再一看面前的大楼,整体似乎被黑气拢绕,一股股黑气时隐时现,好似黑蛇一般,从大楼的玻璃处来回钻动,可怖异常。

“哎呦我去……”

傍边的修灵启可没张行那么好的耐力,疼着直接跳了起来,再看柳絮雪和柳絮玲也是眼圈微微发红,似乎要留下泪来。

何阁主见到张行还算是淡定稳重,微微点了点头,又见到修灵启那上蹿下跳像是个猴子一样,眉毛一皱,一股厌恶的神色,心里微微不快,那天机上人也算是在修真界略有微名,怎么孩子是这么的不堪,哼,富家子弟娇生惯养。

张行一见到何阁主不耐的神色就知道修灵启这小子看来是被何阁主画上黑名单了,心想,你这小子可真是活该,这人丢的可是把你爹的脸都给丢光了。

何阁主见众人开好灵眼,便让大家注意跟在自己身后,缓步像大厦走去,柳絮雪和柳絮玲等人看到这大厦这幅邪气纵横的模样,心中也是忐忑不安,柳絮玲见师父走到前面直接过来拽住张行的肩膀小声道。

“行哥哥,这里面看起来好可怕啊,一会你可要保护好我和师姐噢。”

张行看柳絮玲像个受惊的小白兔一样,但是眼里余光闪烁,低个头还不断的偷瞄自己,心中暗笑,这丫头就是爱捣蛋。

“有何阁主在这里保护我们,我们当然没事了,哈哈,走吧小丫头。”

张行笑着说道,柳絮玲见张行的坏笑知道自己的演技没有骗过张行,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圈,看了看师姐又望了望张行,嘿嘿一笑有想要说些什么,这时候前面已经走到门口的何阁主见众人还在下面傻站着,冷冷说道。

“怎么,你们还想要在这站到什么时候?絮玲,你在那干什么呢。”

柳絮玲见师父生气,不敢再多说,俏皮的吐了吐小舌头,赶紧跟上走了过去。

张行一进入到大厦的正厅中,就感觉周身一凉,自己好是进入到了地窖之中,这股凉意还不是那种冬天寒冷的凉意,而是周围好似不断有一股微微的凉风吹过。

一会吹过你的脖子,一会吹过你的腰间,像是一只滑腻腻的小蛇,在你的身体四周时而钻来钻去。

身上穿的衣服也好似根本没有用处,像是正在赤身裸,体一般,每当这股凉意从身上摸出钻过的时候张行整个人都有一种触电般的感觉,冷汗瞬间布满全身,只是在这里面刚刚站了几分钟,张行就感觉自己现在就好像是在大海里面逃出来的一样。

“咿……师傅,这里面难受啊……”柳絮玲第一个承受不住颤抖着说道。

声音在完全寂静的大厅之中好似划过了一道裂缝,柳絮玲此时好似都要哭出来了一般。

何阁主进来以后眉毛便一直紧紧的聚在了一起,没有分开过,看来也感觉这里面实在是十分的邪门,自己大风大浪都闯过了但也没有见过如此景象,那浑身黏腻的感觉让自己十分不舒服。

何阁主听到柳絮玲的话后,伸手掏出一枚古旧小扇,看模样应该已经年代久远,似乎有着一定的历史,样式看起来似曾相识,张行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

何阁主嘴中微微念咒,古扇缓缓发出光芒,这光芒最然不耀眼,但是却给人一种温软柔和的感觉,光芒慢慢覆盖到几人周围,那黑色怪气碰到这温暖黄光的时候都发出了刺耳的怪叫。

“滋滋滋滋……”

一个个就好似真的是灵蛇一般有生命,逃似得循序跑远。

黄光涨到何阁主身边五六米左右便停了下来,张行在这里面只感觉之前的那股难受不舒服全都不见,身上暖洋洋,本来被汗水浸泡过得衣服竟然也迅速的变干,心中震惊,这古扇真是玄妙异常,看来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上古法宝。

哦,原来如此,张行忽然想到自己为什么觉得那古旧扇子看起来眼熟,原来当初柳絮雪和柳絮玲两人都掏出了一件小扇法宝,样式便跟这个古扇一模一样,只不过柳絮玲和柳絮雪的法宝光彩照人,很明显是一件崭新的法器,当然了,也没有这枚古扇这么大的神通。

想来应该是何阁主仿制出来的法宝交给两人防身之用。

其实上古法宝的样式大多就那么几样,不外乎镜子,小扇,飞剑,灵刀,水瓶,花篮,小旗等等……

一般现代的修士锻造法宝的时候也会根据上古修士的法宝仿造,虽然不可能复制出来一模一样,但只要能够有古宝的十分之二三神通那可就不得了了。

张行浑身不适尽去,顿时也放下心来,开始观察周围状况,但是一看发现,整个大厅根本一个人都没有,这个时间很明显一个还在上班,但是楼下的保安前台却全部消失,整个大厅空旷异常,一切显得那么的诡异。

而本来被黄光驱散出去的黑色灵气,此时也振奋精神,一个个好似商量好了一番,开始试探性的撞击着黄色光圈,随着不断的试探,越来越多的黑气慢慢向着张行等人的四周涌了过来,本来虽然浑身不适,但是还能够看清楚周围的状况。

如今黑旗一个个都紧贴着黄光游动,将里面人的视野都完全挡住,而那黑气就好似蚯蚓爬虫一般,数不尽的在你的四周蠕动,看起来又恶心又可怖。

何阁主见到这种情景面色更是严峻:“不好,这东西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们快走,先找到这座大厦里面的人再说。”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biq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