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零七章 血幡三鬼旗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修灵启轻轻摇了摇头,盯着面前那杆血幡三鬼旗缓缓解释道。

“这人仿制出来的看起来似乎还照着那真正的血幡三鬼旗要差得远,从外表上面来看估计威力顶多只有那真正血幡三鬼旗的十之一二,看来是刚刚炼制成功,还没有进行大量的血祭,不过这人既然能够将这旗子炼制出来,那按理来说就应该遭到天谴,而不是在这里活生生的站着。”

“桀桀桀,小子,你知道倒还真是不少,把我这血幡三鬼旗的来历的清清楚楚,厉害厉害,不过你果然还是不知道我是怎么能够成功炼制这血幡三鬼旗的,你就带着这疑问为我的血幡三鬼旗血祭吧。”

怪人话音刚落,旁边的何阁主冷笑了一声,伸手将手中的灵扇一杨,小扇便飞了出去。

整个扇子飞到空中呜呜旋转着不停,随着旋转越来越大,忽然之间扇面一开,只听见一声尖锐的鸣叫,好似有飞禽出现一样。

只见到灵扇之中一股火光耀眼至极,随着火光的出现,张行只感觉自己周身都陷入到了火焰之中,浑身燥热不堪,汗珠一个个不要钱一样的往地上滚淌。

“吱……”

有是一声震耳欲聋的鸣叫,只见那扇面正中央火光又是一闪,一直似乎浑身都是火焰一般的大鸟从扇子之中现了出来。

这只浑身冒火的大鸟一现身,何阁主就两手掐诀,最终开始念念有词道。

那火鸟顿时张开翅膀,好似要遨游天际一般,两个巨大的翅膀一阵,便朝着那怪人冲了过去。

“灵焰火凤。”

怪人一声怪叫,喊出声来,似乎见到鬼了一样。

“你……你竟然练成了。你们这一派的功夫不是都失传了吗。”

那怪人好似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大声叫道。

何阁主冷冷一笑:“阁下倒是见多识广,连我们门派的绝学都知道的这么清楚,呵呵,在下就要看看阁下所炼制的这个血幡三鬼旗是不是真的像是阁下所说的那么可怖。”

那怪人其实也算是真的见多识广,闯荡修真界多年的老前辈了,估计如果按照辈分来说,就算是当这何阁主的长辈都是可以,只不过后来因为修炼停滞不前,才走上邪路,想要在邪修之中寻找出路。

本来这人算得上是十分了解那何阁主的功法修为,但是没有料到这何阁主竟然一直有隐藏起来功法,竟然将这据说已经失传的灵焰火凤都修炼了出来,这火凤可是天下魔物鬼道的克星,就算自己再见多识广,也不由的叫出声来。

如果说自己的血幡三鬼旗真的炼制成功了,就算那灵焰火凤再怎么克制魔物自己应该也不会有事,可是如今自己这血幡三鬼旗还距离大成差的太远,这回可是真的难办了。

怪人越想心越往下沉,不过此时何阁主可不由他在在哪里想着别的,那灵焰火凤此时已经呼啸而来,转眼便袭到了怪人的身前。

怪人赶紧一手掐诀,一手向前一推,骨幡受力之后一阵急颤,幡顶上面的那三颗骷髅头,发出来一阵阴森森地怪笑,各自一张大口,大片大片的乌黑阴气顿时就喷了出去,正好喷到了那灵焰火凤的面前。

灵焰火凤却也是不慌不忙,“吱”的一声鸣叫,随即一张口,一道火焰狂涌而出,一时间黑气与红色火焰翻滚涌动,噼里啪啦地爆裂声不绝于耳。

转眼之间,那本来信心满满的怪人便脸上开始变得阴沉,眼角的肌肉随着灵焰火凤和血幡三鬼旗的对峙而一抽抽一抽抽。

原来因为刚才的对峙下,那灵焰火凤嘴里面喷出的火焰几下子便占了上风,随着不断的僵持,那黑气便被压的开始节节后退。

怪人心中暗暗叫苦不迭,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据他所知,那灵焰火凤虽然威力不小,尤其是对天下之间的魔物鬼怪有着克制的作用,但是自己这血幡三鬼旗也不应该这么不堪啊,看来这没有经过血祭的血幡三鬼旗真是不幸,这样下去自己岂不是就要交代到这里了吗。

想罢,这怪人眉毛一皱,心里一狠,直接一咬牙,单手掐诀,另一只手在身上来回“啪啪啪”点了好几下,顿时之间血气上涌,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通红。

再一张口,最终一道精血好似利箭一般喷了出来。

精血喷到血幡三鬼旗上面的三个骷髅头上面,转眼之间就融入到了骷髅里面,随着这道精血的吸收,三个骷髅头顿时好似精神百倍一般,两道精光从眼中劲射而出。

随着骷髅头的发亮,血幡三鬼旗顿时发出了一阵阵颤抖,幡上的那些符文就好似被激发了一般,一阵一阵的剧烈翻滚,竟然在血幡三鬼旗的周围凭空浮现出来了无数的骷髅头幻影。

这些幻影体积相对比真正的那三个骷髅头来看,小了许多,大概只有拳头般大小,但同时张开大口,一瞬间无数黑气一起喷出,汇聚到了一起,形成一支漆黑的蛟龙,这蛟龙在天空之中略微的盘旋两圈之后,就摇头摆尾的直扑那灵焰火凤。

灵焰火凤见来者不善,翅膀微微一抖,两翅上面的火焰好似活了一般,顿时从这灵焰火凤的翅膀上面飞了出来,一看原来是两个背身翅膀的火焰小人,各自手中持着一把火叉,直接扑向那黑色蛟龙,就这么的缠斗在了一起。

而灵焰火凤从身体之中分出来了这两个小人之后,嘴中喷出来的火焰也顿时大减,这样一来倒是跟那血幡三鬼旗上面的三只巨大骷髅头僵持到了一起。

怪人见到这火凤和骷髅僵持住了,这才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目光再一扫对面站着的几人,顿时心中感到不妙。

不对啊,怎么看起来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

哎呀,这对面怎么少了一个人。

此时这怪人忽然反映了过来,自己当时见到的对面有那多嘴的小子,跟自己对峙的何阁主,还有两个小丫头,和一个默默不说话的年轻人。

此时那个年轻人怎么不见了。

就在这时,这怪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种毫无预兆的紧张感油然而生,这种感觉是自己这么多年腥风血雨之中锻炼出来的本能反应,不知道救了自己多少次。

怪人猛地向右边一转头,没有。但是怪人相信自己心中的这股子不安的直觉,这股子危险感此时好像到了极点。

怪人心中猛地咯噔一声,就是这下!

怪人猛地向后一闪,脖子一侧,一道耀眼碧莹从自己眼前闪过,只见自己刚才望的地方那张行已经显露出身形,身上套着一个布满灵气波动的斗篷,看来正是这斗篷隐藏了身形。

而那一闪而过的碧莹此时也已经从自己的脖子上划过,插到了远处的地上。

怪人心中一阵怒意上涌,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自己本来看着几个年轻人修为低微,便没放在心上,没想到就这么略微轻敌,却弄得自己差点去见阎王了。

伸手摸了摸脖子怪人也是一阵后怕,怪人阴狠狠的瞪上了张行。

那边修灵启柳絮玲等人刚开始看到张行的举动也是一真奇怪,此时看到张行失手脸上不免吐露出失望,如果就这么解决掉这个可怕的敌人那可就好了。

而柳絮玲见张行出手相助师傅,自己也不能闲着,当即祭出自己的小扇法器,冲着那怪人袭去。

怪人见这些小家伙竟然也赶来捋自己的虎须,顿时也是气了个够呛,当即一手仍然继续在身前掐诀,而另一只手则是掏出一把双边匕首,将柳絮玲的法器一扒拉。

猛然间这怪人的表情忽然苍白了起来,原地一闪,便闪到了几步之后,手持灵器的那只手想天上一挥。

“叮!”

顿时天上发出一声脆响,一颗银针掉落在地,而那怪人此时的眉心正血流不止,额头上面不断从一个小,洞之中渗出鲜血来。

还没等怪人说什么,那天上的两个飞天小人此时已经将那黑蛇消灭殆尽,直接冲着这怪人袭来。

怪人刚使用秘术躲了那颗银针,更是在之前激发精血催动血幡三鬼旗,此时见那两个火人飞速袭来,根本避无可避,连忙伸手掐诀,一阵血气上涌。

“噗……”

只见怪人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随即便被那两个火焰小人从身上穿过,一阵火光闪后,只见这怪人两眼之间好似焦炭,原来这火焰小人已经直接将这怪人的元神烧尽了。

“呼!”

张行顿时坐了下来,长呼一口气,自己刚刚在这怪人和何阁主对峙的时候便悄悄掏出头蓬藏了起来,本来就想的是先用碧影小箭偷袭,能中最好,要是不中便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让对方放松警惕,到时候在用无影针一击必杀。

但是这怪人果然不愧是修为高深的魔修,竟然不知道靠着什么东西将自己的两次必杀全都躲了过去,不过还好,又何阁主,何阁主的那灵焰火凤倒是真的威力庞大。

何阁主缓步走到张行身边,对张行微微示意,看得出来何阁主眼中略有赞许,似乎对自己刚才的表现十分满意,而那修灵启则是一蹦三跳的跑到那怪人旁边,开始研究起来那插在地上的血幡三鬼旗了。

那血幡三鬼旗在这怪人死了以后,瞬间灵气全无,虽然还是带着阵阵邪风,但那旗子上面的三颗骷髅头好似死物一样,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张行见修灵启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顿时叫道。

“修灵启,你小子别乱弄了,那东西邪门的很,别在把你怎么滴了。”

修灵启摆了摆说道:“没事的,这个东西的介绍我在家里的看的一字不落,当他的主人死后,它就会变得灵气全无,需要下一个人重新用自己的精血来喂养这三个骷髅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够重新唤醒这血幡三鬼旗,现在这个东西也就是个装饰品而已,只不过我最想知道的是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样做到制造出来了这么一个可怕的邪物但是却没有遭到天谴呢?”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biq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