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章 敌人来袭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张行正沉思着,抬头一看那小保安还在自己面前站着,脸上表情闪烁,似乎在等些什么。

张行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从钱包里面抽出两千块钱,给了小保安,小保安便眉开眼笑的走了。

哎,张行这个愁啊,也不知道这对方抓苏浅静到底是要干什么。

张行下楼之后在车上跟张掌教几人说了自己刚刚打听到的事情,张掌教几人想来想去也是没什么线索。

张掌教思考片刻:“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为什么找上门来,但是根据刚才那修士身上的咒印来看,应该是南疆一道的咒术。”

张行闻言一愣,南疆?怎么会跟南疆扯上关系,那如果对方是苗疆的话。

糟了!张行回头跟柳絮雪一对视,顿时都明白了对方所想,如果对方是南疆来的话,那么下一个目标岂不就是苍云子道长。

而何阁主一听也反应了过来,顿时说道:“张行,快去找苍云子!”

张行点了点头,迅速朝着古玩市场开去,这个点还好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点,此时道上行车虽然很多,但还不算堵,没多一会,就来到了苍云子的店铺门前。

路上张行有给苍云子打电话,不过确是没有人接,虽然比苏浅静的打不通感觉要强一些,但是却依然让人心里面有些不安。

“砰砰砰……”

张行见苍云子的店铺竟然关起了门,连卷帘门都滑了下来,心中顿觉得不妙,使劲敲了起来。

来回敲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开,旁边修灵启说道:“老大,我看还是别敲了,这卷帘门都放下来了,那肯定是从外面锁上的,人应该不在里面。”

张行心中也有些着急,心想的确倒是这么个情况,不过不进去看看始终是不放心,至少进去以后没有人也能看看会不会留下什么线索。

当即对修灵启使了个眼色,让他站在自己身边挡住自己,张行从怀里面掏出了一把匕首。

这匕首虽然只不过是一个低阶法器,但割这普通的凡铁也是易如反掌,正当张行想要下手的时候,忽然从隔壁店铺走出了一个人,大声对着张行这边喊道。

“老弟,你不会是缺钱了想要打劫哥哥的店铺吧。”

张行闻言一愣,回头一看,苍云子道长正笑呵呵的站在那店铺门口看着自己,张行只感觉自己有点懵了。

……

苍云子搬来几个凳子,几人围着桌子坐下,原来苍云子今早起卦便算的似乎有一大劫数正在今天,此劫数凶险万分,似乎避无可避。

不过卦象之中隐约又有灯下黑,柳暗花明一意,苍云子暗自揣测,自己想来就算现在远走高飞,估计也是躲不过这次的凶劫,不如就按照卦象所言,藏到这店铺旁边,到时候一切皆看造化了。

“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了。”张行微微点头道,这苍云子的卦象一直以来都是十分的准确,今日还真是如他所说啊。

张行将几人互相又介绍了一番,本来何阁主似乎想要有话单独询问苍云子,不过突然之间,每个人都感觉心中咯噔一声,一股不舒服的感觉慢慢浮现了出来。

“敌人来了!”何阁主面色一寒,冷声说道。

随着何阁主这句话一说,周围似乎弥漫出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道,这种味道腥的人直难受。

“几位,请出来一见吧。”声音缓缓从室外传来。

这声音听起来轰隆作响,听见之后,张行只感觉震得自己耳膜嗡嗡的疼,从来没有听见过这么阴沉的声音,就好似是从地狱之中传来一样。

张行几人来回对视了几眼,心知对方来者不善,不过此时也已经没有了什么更好的办法,既然敌人已经找上门来,那么不管怎么样,大不了就是拼个鱼死网破。

张行率先走了出去,只见街对面正中央正站着一个身穿斗篷的怪人。

这人周围还零零散散的站着几人,大多是怪里怪气,带着嘲讽的微笑看着张行几人,这些眼神张行看见过,就是那种势在必得和猫耍耗子的眼神。

而其中一人怀中正抱着苏浅静,张行一看到这,脸色一沉,大声喊道。

“你们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快放了苏浅静……”

其他几人一个个都没有出声,似乎并不敢随意出言,中间那身着黑色斗篷的男子则伸手一指苏浅静开口说道。

“她?不能给你,因为她将会是我创造出的第一个南疆圣女,你可以在你死之前提一点别的要求。”

这声音轰隆作响,果然这人就是他们领头的那个。

而何阁主和张掌教出来见到这一幕以后脸色也都变得铁青。

对面这些人的修为一个个都没有什么易与之辈,虽然大多数都是筑基后期,但是也有那么几个跟之前大厦之中的那怪人一样的金丹修为。

而且这些家伙一个个身上邪气外露,必然都是些邪修歪道,想来一个个神通定然都是不烦,这么多修士,张掌教想来自己就算是没有元气大伤,估计也是凶多吉少。

而且最重要的就是对方中间站着的那个人,看起来似乎浑身没有一丝灵气,好似个普通人一般,但是就算是傻子也不会想象那么多恐怖的邪修会听从一个普通人的吩咐,想来真正最可怕的敌人就是这身穿斗篷的男子。

对面那斗篷男似乎见张行等人一个个不说话,似乎有些不耐,随手一挥,指向周围站着的一个侏儒一般身材的邪修说道。

“灰耗子,你去吧。”

那侏儒似乎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点名,似乎有些诧异,周围站着的一个个邪修似乎也有些吃惊,不过反应过来之后便赶紧对着那斗篷男点头哈腰道。

“遵命,尊者。”

说完便从环里掏出来了散发土黄色光芒的法器,朝着几人走了过来,这人走过来的时候身后似乎还传来了几声笑声。

这人的修为张行倒是可以看得清楚,不过筑基后期,张行本想上前但是那何阁主却直接冲了上去,伸手扬起一道红光,直接击到那侏儒的身上,侏儒见赶紧拿手中法宝一挡,挡倒是挡住了,但是整个人却像个皮球一样,被力量震得咕噜噜滚了回去。

“要战便战,何必在这里出言侮辱我等,你们不就是想要取我们的性命嘛,那便来吧……”

这何阁主性格本身就是极为刚烈,此时看到对面那些邪修一个个眼中肆虐的目光,和那领头之人对自己几人的不屑一顾,顿时火上心头,大声骂道。

张行一听心道正是的确如此,此时以对方的实力,根本就是想要玩弄戏耍我们几人,好不如痛痛快快一战的好。

听完何阁主的话张行也是一股子气涌上心头,向前走上几步伸手掏出引雷符,碧莹小箭大声喊道:“对,要战便战,邪魔外道又在那里装些什么,胆小的变滚到一边去,今天爷爷就陪你们这些邪魔好好玩玩。”

修灵启几人也是顿时豪气徒生,一起向前走了过来,手中各自掏出法宝法器,互相对视一眼,阶看出各自眼中的赴死之色,今天打不了几人便在这里战死,但是却定然不会有卑躬屈膝求饶的小人。

对面那些邪修一个个听到张行等人的叫骂,脸色一个个也都阴沉了下来,似乎都开始跃跃欲试,但是却不敢直接上前,似乎还在等待那中间站立着的尊者发号施令。

而那侏儒被何阁主一掌打了回来之后,深知自己这回丢人丢大了,颤颤巍巍的直发抖,好似生怕那尊者怪怒于自己。

尊者似乎还在低头沉思,并没有听到张行说的话语,抬头一看,好似考虑了考虑,便冲着几人随意的挥了挥手,似乎同意了周围邪修的请战和张行等人的叫阵。

顿时对面的邪修一个个身上各种光芒闪烁,血气翻滚,运转起了身法,冲着几人袭了过来。

不过对方这些邪魔似乎倒也并不愿意都直接冲上前来,有不少人还只不过是运转功法但是在后面看戏,猛地到了张行等人面前的只有两人。

其中一人四十多岁,五官端正,白面无须,身上披白色道袍,神色郑重吗,看似眉毛之中似乎有着化不开的忧愁。

另一人则是人高马大,脑袋刮得锃亮,瞪着一双大眼睛狠狠盯盯着何阁主。

伸手在脑袋上来回蹭了几下,眼中浮现出一股贪婪神色,舌头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看起来十分嗜血。

张行也没有什么废话,直接伸手一激发引雷符,一道闪电便朝着那白衣道士激了过去,而那大光头则主动冲到何阁主身边跟何阁主缠斗了起来。

那白衣道士见张行来者不善,脸上略微有些慎重之色,一拍身子,一层青气浮现出来,好似光罩一样附在自己身体表面。

他看韩立出此如此果断,自然也不说废话,朝着张行伸手一张,顿时之间,五颗古铜色的圆珠形状法器就从他手上迅速飞出,瞬间漂浮在这道士周围排列成了六角星的形状。

之后一阵青光闪烁,白衣道士自身周围顿时青茫茫一片,只见到一张六角形棱柱形状的护罩就这么在空中出现,将这白衣道士保护的严严实实。

“刺啦……”

只看到金色闪电来回在这白衣道士身前的护罩上面来回击打,不断地发出撕裂的声音,但是几段耀眼的光芒过后,这白衣道士的古怪的护罩居然安然无恙。

白衣道士虽然还是那张苦大仇深的脸,但是却也微微面带笑意,似乎这是意料之中,十分轻松的模样。

张行面色一冷,旁边的修灵启几人则直接激发手中法器朝着那白衣道士击去。

乒了乓啷又是一阵乱响,只见各种法器击打的那白衣道士身前的护罩闪烁的不停,但是这白衣道士却竟然丝毫不惧,果然,一阵击打过后,那身前无赖一般的护罩还在那里毫发无损的存在着。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biq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