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一章 扭转乾坤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不过这白衣道士虽然在众人的攻击之下并没有收到一丝伤害,但是却也没有出手攻击张行几人,修灵启心道这是想要明摆的嘲笑我们是吗,可是却不知道这白衣道士其实也是心中苦笑连连。

自己本身实际上就没有什么攻击法宝神通,一身的修为主要全都是体现在了身前的这一副龟壳上面。

本来想的是跟着大家一起冲上来,自己有着护体神功肯定是不会受到什么伤害,而且还能跟着混一混,捞些好处。

没想到那些家伙一个个真是阴的不行,都等着看笑话不出力。

如今自己正全力运行这神功,也根本没有机会使用法宝反击。

而张行似乎也看出了这白眉道士的紧迫,伸手缓缓掏出了一枚古旗。

这旗面上正有着一直金蛟活灵活现的游动。

这枚蛟旗正是当初在上古灵界之中所得到的,应该是自己所得到的法宝之中除了不能用的紫轩境威力最大的。

张行口中微微念咒,一阵蛟威从张行手中旗子里面缓缓传出。

随着张行不断地灌注灵气,这妖蛟越来越活灵活现,最后好似是要游动出来一般。

张行面前那白衣道士此时见到这股威压脑袋上也是冷汗直流,自己可不想试试这东西的威力。

随即便回头大声喊道:“快点来人帮忙,别在那看热闹了,你们是想要违抗尊者的命令吗。”

这话一说,后面本来打算袖手旁观的几人互相看了看,心想也是,看来看去也没什么意思,顿时几道光芒闪来,其中一道绿光直接射到张行脸上。

张行一惊赶紧朝着旁边闪开,但是此时那蛟旗随着张行灵气波动,好不容易境界隐隐成型的蛟旗便涣散开来。

张行抬头一看,顿时也是有些绝望了起来,对方此时十几个修士全都围了上来,将自己几人团团包住,虽然张行没有想过要逃,但是此时,就算是逃,也不可能逃得掉了。

周围飞剑鬼头,骷髅罗刹,各种法器法宝,妖魔鬼怪全都朝着张行几人袭来,张行只感觉自己每一步都是险象环生,似乎从来没有过如此危险境界。

“啊……”

身边一声痛呼,原来是柳絮玲肩膀中了一刀,鲜血正不断的从肩膀上渗了出来,柳絮玲疼的脸色发白,不由自主的叫出了声。

再一看修灵启,苍云子道长等人已经受了不下的伤,一个个灰头土脸,个个面色苍白,强行坚持着抵挡。

张掌教虽然身受重伤,元气大伤,但是毕竟多年的经验在那里,身上辗转腾托的身法使得自己暂时倒是还算是几人之中情况比较好的。

而何阁主则是受到了最多的照顾,此时鲜血已经染红了整片衣服。

张行现在不断地凭借着生存的本能躲避抵挡着周围袭来的攻击,只感觉一阵阵无力绝望用上心间,从各自几人的眼神之中张行也看到了同样的绝望……

这到底该怎么办,张行现在满脑子只感觉乱糟糟,好像要撕裂了一般,忽然之间神识中传来一段声音。

“桀桀桀桀……你想要获得力量嘛?我这里有啊……只要你想要我就可以借给你,到时候你就可以保护你心爱的女人,拯救你的家人,桀桀桀桀……”

张行听到这声音之后只感觉自己好似有些不受控制了一样,不由自主的想要答应这人所说的话,猛然间另一道声音却又从自己脑海之中传了出来。

“主人……不要相信他,他是恶魔,他是在蛊惑你,让你释放他出来……”

张行听到这句话后整个人猛地一激灵,脑子之中顿时清灵了起来,瞬间就明白过来了刚才是怎么回事,那旱魃见张行已经清醒,便带着恨意和不甘的叹息了一声。

刚刚自己好不容易才抓住这小子心神混乱的一丝缝隙,来蛊惑他将自己释放出来,没想到到底还是被这破镜子所破坏,心中恨意不止,但是也没有了什么办法。

而且看现在这模样,这小子根本就是险象环生,马上要死,如果不出现奇迹的话是活不过今晚了,而自己是被困在了这本命法宝之中,等这小子死了估计也就再也没有人能够释放自己出去。

想到这里旱魃也是急躁不安,难道自己就要这样的在这破镜子里面困上一辈子吗。

而这边张行明白过来之后,也是在躲避抵挡攻击的过程中不断沉思,自己此时身上所有的法宝都已经不可能扭转败局,唯一能够真的击败这些邪修的方法看来就是跟这旱魃合作,借用他的力量。

而且张真人在之前也曾经跟自己说过,自己能够借用这旱魃的力量收服为己用,此时难道还不是张真人所说的时刻嘛。

否则的话自己可就没命了,哪里会还有机会呢。

“旱魃,将你的力量借给我吧。”张行想到这里,心里一丝明悟,便在灵实之中直截了当的跟旱魃说道。

旱魃微微一愣,没想到本来都绝望的事情,张行自己竟然送上门来了,当即兴奋的说道:“桀桀桀桀……没问题,只要你将我释放出来,我便帮你将这些讨厌的家伙全都杀的一干二净怎么样,桀桀桀桀……”

张行听完冷冷的回到:“你不要那我当傻子,现在这种情况你我都是危机,如果我死了你在想出来肯定也是不可能了,而我不死的话不管怎么样你也是有希望,所以赶紧说出一个可行的方法吧。”

旱魃也心知自己提的这个要求张行是肯定不会同意,眼珠一转,便说道:“好,那我便帮你一次,你让那丫头将禁制削弱一些,让我能够上你的身,将我的力量传给你,这种方法也是上古修士才懂得的方法,附灵诀!”

张行心道这倒是可行,不过怎么还叫做附灵诀,这家伙自己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灵嘛?

阿紫倒是听过这种方法,张行想来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便决定冒着一次显,不管怎么说生死已经在这一瞬间了。

而那旱魃则是心中暗喜,这附灵诀的确是比较正常的方法,并没有什么危害,但是那是别人。

自己附身之后帮助这小子大展神威,让这小子沉迷自己的力量,到时候有了一回便一定有第二回,而自己的杀戮欲望便会不断地涌入到这小子的内心之中,心魔不断地强大。

到最后的时候,这小子便一定会失去灵智,变成一个只知道杀戮的野兽,而那时,自己岂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当即张行让阿紫将紫轩宝镜中的结界削弱,之后随着旱魃口中不断的念咒,张行只感觉一股澎湃的力量从自己胸中涌出,散发到身体各处。

正在攻击张行的邪修一个个发现正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气息从张行身上散发出来,这种恐怖的感觉明明只有在尊者身上曾经出现过,这小子是怎么回事。

随着这股惊人气势的散发,张掌教在旁边立马就感受到了异常,这股气息自己是在是太熟悉了。

“行儿。”张掌教大声叫道,心中顿时焦躁不安。

本来出现这么多的邪修已经是苍生之祸,要是那旱魃又趁机跑了出来,那人间岂不是要生灵涂炭。

张行好似没有听到张掌教的喊话一般,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最终到达顶点的时候,周围有的邪修甚至感觉正有一只恶鬼要在身前醒来。

张行猛地一睁眼,眼中已经完全看不到黑白二色,入目的只有一片血红,而张行看着外面的世界也是一片血红,似乎整个世界都陷入了绝望杀戮一般。

张行十分不喜欢这种感觉,神识之中骂道:“旱魃你搞什么鬼,怎么把我变成色盲了?”

旱魃听到张行这么说都懒得回答,口中传授张行自己力量的使用方法,张行冲着身边被张行气势吓住的修灵启微微一呲牙,只见自己两排牙齿都变的好似锯齿一般。

张行伸手掏出之前没有召唤成功的蛟龙旗,此刻随意一激发,里面那金色蛟龙便具象成型飞了起来,张行挥手一指那带着乌龟壳的白衣道人,金色恶蛟“嗷……”的一声便冲了过去。

此时这金色恶蛟的速度根本不是之前能够相比的,那白衣道人避无可避,只能运转全身功力,打算跟恶蛟来个硬碰硬,面前那六角星状的绿色龟壳都被自己激发的嗡嗡作响,闪耀个不停。

白衣道人咬紧牙关,脸上青筋都好似崩了出来,金色恶蛟似乎看出来了白衣道人竟然想要跟自己硬碰硬的想法,一股恐怖的嚎叫喊出,翁的一声便撞到了白衣道人身前的绿色光罩上。

“哗啦……”

预想的硬碰硬并没有在周围人的眼中出现,那白衣道人的身前的绿色光罩,就好似是纸糊的一般,轻易便被金色恶蛟撕扯破碎,之后便白衣道人胸口被恶蛟钻出来了一个大洞,直接能够看到两边。

“嘶……”

周围的邪修包括修灵启等人,见到这一幕都齐刷刷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张行是怎么了?怎么忽然之前变得这么强大。

而张行将这白衣道人击杀了之后,只感觉整个人就好似猛地颤抖了一下,一股奇妙的感觉从脚底爽到了心田,脑海之中只想杀人真是舒服,只想着杀更多的人。

张行左手一挥,几道雷电劈下,右手一挥,恶蛟袭来,周身还有一道碧绿色影子快速的闪动,每次一出去都要带起一道血光。

而随着那碧影的闪烁,一道无声的银针也在不停地搜刮着人命。

张行此时只感觉这力量实在是太好用了,自己的这些法器此时都好似是自己的胳膊手臂一样,随意挥舞,不需要计较灵气,随意施展,威力跟之前完全不同而与。

转眼之间张行周围的修士眼中从惊悚慢慢变成了恐惧,最后的几个邪修慌不择路的想要逃跑,张行身影一闪便到了这些邪修面前,随手一挥。

“噗噗噗……”

几声响过,那几个修士就好像是烂了的水果一样,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biq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