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2章 你奈|我何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安奈抱着怀里的抱枕靠在沙发上,把电视的音量开到最大还是觉得家里很冷清,明明以前她一个人也很开心的。

她把抱枕丢到沙发上,把给团团买的芝士蛋糕从冰箱里抱出来吃了,吃到一半的时候怎么都吃不下了。安奈放下叉子,电视也挺无聊的,她平时不看电视,所以家里还是那种老式的电视,换了两遍频道都没找到想看的节目。安奈起身去书房里把笔记本抱出来想找个电影看,刚一打开浏览器就收到了新邮件提醒。

她戳开了邮箱才发现不是她的。

邮箱不是她的,电脑也不是她的。

她抱错了。

安奈正要右上角点叉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突然扫到了最新邮件的发件人,是林瑶瑶。

她动了动鼠标,直接点开了最新邮件。

林瑶瑶的邮件写得很长,她似乎一直没放弃向楚何求情。

邮件写得很煽情,情感渲染得也很到位。

楚何的私人邮箱似乎很少用,一个邮箱里前两页全是没点开的邮件,除了广告,就是林瑶瑶的邮件了。

一开始林瑶瑶的每一封邮件都在说她的困境,到后来就开始回忆高中时光,到最后,安奈觉得不像是在给楚何发邮件,而像是她知道了自己的邮件不会被楚何点开,所以在单纯地记录自己的心情。

——

楚何:

为什么不能放过我呢,我好不容易才有了机会,为什么要毁了我!

安奈把两页的邮件看完了才退出了邮箱。

她不想看电影了,把笔记本推到桌子上就直接躺到柔软的大沙发床上,没一会儿就安奈觉得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了,她揉揉眼睛,才不到九点她就困了。

最近她的作息时间都和团团同步了,每天八点半就洗洗睡了。

安奈觉得这样不行,就像前几天林暮嘲笑她的一样——她最近都没有夜生活了。

反正楚何都不回来,她也要出去玩,安奈拿出手机给林暮发了条短信——暮爷,约吗?

暮爷一点都不矜持,分分钟就回过来了——约约约!

她俩最后约在西大美食一条街,安奈甜食吃多了就想去串串香撸串。

明明才毕业不到两个月,安奈总觉得像是过了很长时间,再一次穿梭在学生中,她发现其实她还是很怀念那些时光的。

“安贱贱,”林暮撸完一串羊肉串,大爷一样拿签子挑了一下她的下巴:“这次你真的和楚何在一起了吧?”

“嗯。”安奈点点头,躲开了林暮的竹签,懒洋洋地趴到了桌子上,她今晚吃太多了撑到了。

“真的?”林暮一手搭在她肩膀上特别感兴趣地继续追问:“那他跟你求婚了吗,领证了吗,什么时候办婚礼?”

安奈看了她一眼,认真地说:“你最近越来越娘了,真的。”

为了证明自己不娘,林暮对瓶吹了三瓶啤酒给她看。

安奈懒懒地趴着,一根手指头都不想抬了。她倒是没怎么认真想过结婚领证和婚礼的事情,团团提过一次,但是不了了之了,他们和好了之后,楚何也没提过结婚的事情。

结婚还是个挺遥远的词,听那天何老爷子的意思,他还是想给楚何介绍个好姑娘。

大概整个何家,除了何颜,没人想他们结婚。

在安奈的印象里,楚何是很亲近何家的。

她换了个方向,枕着自己的胳膊趴着。

至于婚礼……安奈以前参加过南安安的婚礼,南安安的爸爸抱着安安走上红毯把她交给姜铭的时候,安奈偷偷擦了一下眼睛,她其实特别羡慕。安奈不知道有一天到她自己的婚礼上,她一个人要怎么面对两个至亲的缺席。

“抱抱,”林暮喝醉酒了,今晚突然决定一娘到底了:“你还有个专属花童啊,而且以后你就有自己的家了。”

“嗯……”安奈想到团团,又想回家了。

吃得太多了,安奈站在那里捧着肚子都走不动了,最后为了消食还是和林暮一起散步回家。

她们经过一家会所时,安奈有些走不动了,她和林暮坐在石墩上休息。手机还没电了,安奈和林暮一起数着会所里出来的人玩儿,到底十七十八个时,安奈眼尖地觉得,搂在一起的两个人,其中一个的背影有些熟悉。

那两个人走到路灯下的时候,安奈刚好就着灯光看清了她觉得熟悉的人的脸——林瑶瑶。

又是林瑶瑶。

安奈最近似乎总是碰到林瑶瑶,这次林瑶瑶亲密地搂着一个男人的水桶腰,那个男人的手还好巧不巧地按在林瑶瑶的屁股上,男人像是喝醉了,整个人都重量都快压到林瑶瑶身上了,林瑶瑶吃力地扶着那个男人站在路边。

男人醉得不轻,说话也很难听,安奈看到他一手摸着林瑶瑶的脸,说:“还女明星呢,还不是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你说对不对啊。”

林瑶瑶软着声音说:“对。”

男人又笑了几声,继续动手动脚地,林瑶瑶任由他上下其手。

林瑶瑶朝着安奈的方向看了一眼,安奈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她。

没一会儿一辆车就从停车场开过来,停到了林瑶瑶和那个男人面前,司机下车和林瑶瑶一起把那个男人扶上了车后座。

车子扬尘而去。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林瑶瑶看她那一眼,让安奈心里有些不安。

###

楚何开车带着团团从a市回来时,小团子耷拉着脑袋坐在儿童座椅里,饿得都蔫儿了,楚何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团团的小模样幸灾乐祸地笑了一声,刚好经过一家蛋糕店时,他还是下车给他家胖团子买了个纸杯蛋糕和酸奶。

他推开车门回来时,团团眼睛一亮一手拿着酸奶一手拿着蛋糕吃得欢快。

“团团,如果妈妈问你,你去哪儿了,你怎么说。”思来想去都觉得团团会露馅的楚何还是不放心,又问了一遍。最近他带着团团来回跑,回家都很晚,安奈一直没问他,肯定要问团团。

团团舔完瓶盖,想了想说:“我就说,爸爸说了,不能说。”

楚何沉默了一下,为什么听起来像是他出去干坏事了,而团团去打掩护了。

好像不对,团团悄悄从后视镜里看了看他爸爸的脸色,马上改口:“爸爸说,要求婚!”

“行了,楚团团。”楚何抬手按了按太阳穴:“你闭嘴,拿手往嘴上画个叉就可以了。”

“好,”团团拍拍手,这个他会!

他吃光了晚餐,想了想又说:“爸爸,你好……好难说话啊。”

楚何不想再说话了。

到家的时候家里黑漆漆的,楚何按了一下门口的开关,客厅灯火通明,但是安奈不在。团团把每个房间都找了一遍,趴到沙发上,把脸埋进手里不说话了,楚何坐到沙发上拍了一下团团的脑袋:“你先睡觉吧。”

“妈妈会回来吗?”团团抬起头看着他。

楚何肯定地点点头:“会。”

团团从沙发上爬起来,乖乖地回卧室,走到门口他又回过头:“爸爸,你和我的妈妈,你们一定要结婚啊!”

“好。”他绝对比团团更着急啊。

等楚何说完,团团才回到屋里自己爬上床,楚何跟着进去给他盖上被子,讲了个故事才出来等安奈。

安奈记得她走的时候锁好了门,这次她站在门口一手按着门正要找钥匙,门就被她推开了。

客厅里黑灯瞎火的,就沙发那里有个人影。

安奈被吓了一大跳,然后才看到那个人影手里红色的小点,应该是支香烟。

大半夜都不回家,一回家就吓她!

楚何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丝质问的味道:“你喝多了?”

安奈摇摇头,说:“我吃多了。”其实也喝了点,但是不多。

本来她和林暮吃饭的地方离家不远,很快就能走回来,但是她是真的吃多了,走着走着就抱着肚子蹲在地上了,林暮在旁边一个劲儿吓她说她得去洗胃,最后她跟林暮去了一趟医院挂了个急诊,然后医生给她开了一盒健胃消食片……

安奈觉得楚何像是生气了。

她的眼睛适应了黑暗,干脆也没开灯,摸黑走过去。

走到楚何面前时,安奈弯腰抽出楚何指间的香烟按灭到烟灰缸里,然后搂住楚何的脖子,面对面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她听到楚何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他伸手搂住她的腰把她按到了他的身上。

……

之后楚何就没再回来那么晚了,隔了两天,安奈下午去楚何的公司找叶琳拿东西,她拿到文件去按了电梯,电梯门开的时候,楚何刚好在里面。

于是他直接翘了班,在日报大厦楼下等着安奈把文件送上去之后,直接带安奈去顶呱呱幼儿园接团团。

团团一上车,安奈就自发坐到后座上陪小团团,楚何还专门从后备箱里拿出来一大堆零食放到后座给他们吃,看样子是不打算直接回家了。

果然,安奈发现楚何在拐弯的时候,没走以前那条路,而是一路向南,直接上了高速公路。

安奈看着手表,他开车开了两个小时,天都黑了。

她没问楚何他们要去哪儿,她觉得问了楚何也不会说。她也没问团团,她估计团团说了就会挨揍。

车子在平坦的公路上行驶着……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biq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