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各自为战 第一百三十五章 王屋恶霸(十七)留他一命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见到冀州侯的时候,烛天等人并没有看到书生,却是被苏强给好生招待一番。

苏强说道:“之前是我不知道几位的来历,才会多有冒犯。既然你们都是先生的朋友,我也就不计前嫌,从今晚后,你们就是我苏强的朋友,这冀州境内我管保你们畅通无阻。”

蛇右说道:“承蒙侯爷看得起,那我们也就不客气了,侯爷有什么疑问尽管问便是。”

苏强说道:“还是护法大人畅快,那我也就无需客套。我既然说了已经不计前嫌,就绝对不会旧事重提,至于你们杀死邬道人的事情,也就就此过去。但是现在两军交战,我却找不到王屋山的人究竟去了哪里,还望几位能够如实相告。”

辰心说道:“侯爷这是抬举我们三个了,我们这是在吕梁城的后山被战狼军围困,刚刚脱险。哪里知道王屋山百姓前往何处?要是侯爷愿意相信在下的话,我愿意一听虚实,告知侯爷对方的人马都去了哪里。”

苏强说道:“吕梁城发生的事情,我已经听属下汇报。辰心你也不必探听情况,对方应该是设置了阵法禁制,别说是声响,就连气息也是无法察觉。我正在为此苦恼,还望各位能够鼎力相助。”

蛇右说道:“侯爷需要我们做什么尽管明言,我们照做就是,至于办法想必不需要我们三人在这里班门弄斧,师爷应该早就想好,只等我们前来。”

道成从营帐外面走了进来,坐到苏强的右手位置。说道:“果然不愧是左护法,对我还是如此的了解,只是我实在想不通,凭借你的能奈居然能够被国师给围困,听说要不是朱雀前来相助,恐怕还要被困死在悬崖绝壁之上,着实让我猜不透,你究竟是在想什么?”

蛇右说道:“只怕不是如此吧?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蛇右拿出了琉璃茶杯。

道成看了一眼。说道:“原来如此,这国师还真是狡猾,前几天深夜潜入我的营帐,与我交谈,说是让我传授他夺舍之法,让我助他擒杀于你,获取你的修为,成就不灭境界,称霸天下。临走之时,知晓了我的身份,我还以为他是害怕与我,才会惊慌失措之下拿走喝茶的琉璃茶杯。谁知竟是一早就计划好,想要诬蔑与我,还真是个有趣的老头,我喜欢。”

辰心听到这里,对于道成是愈发的迷茫,就像看到一个永远也不会看透的人一样,不是那种深不可测的睿智,而是那种你压根不知道他下一刻的想法一样,有点玩世不恭,又有些难以捉摸、天马行空、不切实际的遐想。

蛇右说道:“果然,以你的狂傲不羁怎么可能会与一个人族合作,看来一切都是国师在诓骗与我,还真是心机深沉。”

谁知道成却是说道:“说不上诓骗,因为我答应了他的请求。只是我却没有告诉他,我做事要是没有约定时间的话,所有的请求都是未知的,也是不算数的。愚蠢的家伙,还真是天真,真以为我会出手。”

听到这话,蛇右脸都黑了。说道:“你还真的是口无遮拦,什么都敢说,在神界如此,在人间依旧如此,真不知道你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

道成则是说道:“老朋友,你还是想往常一样脾气火爆,难怪在神界树敌无数。我刚刚都不是告诉过你了,和我谈事情,首先要约定时间,约定时间,约定时间。重要的话说三遍,这下子你应该记住了吧。”

蛇右竟是被道成的话给彻底逗乐。

冀州侯苏强看到几人相互交谈的还算正常,也就起身离开,将剩下的时间留给了营帐内的烛天几人和道成。

烛天说道:“阁下还真是随性,率真的性格倒是和辰心有几分相像。我想你们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

道成说道:“烛天,我不叫阁下,我叫道成,你叫我乌阳宰也行,就是乌阳跟班的意思。的确,我很喜欢辰心,他应该和谛听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每到一处就会默默的打听当地的风土人情,还会尽心地呵护自己的主人,甚至还会是一个特别爱学习的家伙,不过最引人瞩目的还是他那赚钱的手段,我要是拥有这样的能奈,恐怕也就不会失去他。”

蛇右看了一眼道成面前的酒坛子,足足在十几个呼吸喝下了十几坛驱寒的烈酒,难怪会瞬间醉成如此模样,不禁摇摇头。

自言自语的说道:“其实你的聪慧和衷心又岂是我们这些人能够相提并论的,只怕还不及你的十分之一吧。”

随行的几个军士将道成抬出了营帐,而看着满桌子的酒菜,烛天三人这才开始细细的享受起这难得的温馨,就像是自己的家人一般,相互夹菜,相互寒暄,相互吵吵闹闹,又说说笑笑。

三人完全沉浸在祥和的气氛之中,忘记国师的阴险毒辣,也忘记自己身处冀州军营,更不想记起自己的使命。这一刻,恐怕三人才是最真实的自己,但是忘记并不是彻底的遗忘,等到酒醒的那一刻,梦也会随之破碎吧。

走在熟悉的王屋山西街之上,烛天说不出的心酸,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悲伤。

心酸的是在危难之时,苏武放弃三人的性命,让一切努力尽数付之东流,尤其是辰心,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耗散修为探查情报,挨饿受冻且不说,几天时间之内消耗的修为几乎快要让辰心晕厥过去,烛天看着比自己受苦还要心疼。

悲伤的是,从进入到王屋山之后,烛天觉得自己几人和苏武以及山城百姓早就成了生死相托的朋友。但是,在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还是被无情的抛弃。不论是那些被辰心解水银之毒的百姓,还是高高在上的苏武,烛天都觉得很不值。

寒风吹来,烛天打了一个寒颤,身边的齐凯像是守护神一样赶紧将自己的兽皮大衣披在烛天的身上,深怕烛天染上风寒。

邓九则是冲在烛天的前面,时刻防备着未知的危险,那模样就像是如临大敌一般,丝毫看不出一点的做作。看到烛天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就会弄出一点动静,呵呵一笑,但是眼神之中的防备却是没有松懈丝毫。

老狗就比较实在了,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

说道:“这王屋山究竟几个意思,我还真就不信,凭借这些深山还真能对抗几十万的军队?乖乖投降,趁早写下投降文书,念在与冀州侯兄弟的份上,或许还能给这里的百姓换取一份安定的生活,何必要苦苦反抗,真是不是所谓。”

烛天说道:“看得出来,你们三个都是朱将军最要好的朋友,也都是难得一见的好人,遇见你们是我的幸运。”

邓九闻言,却是跨步上前。说道:“恩人,你这话可就说得有点问题。我们是和大哥是兄弟不假,但是要说我们是好人,那可就是有点让好人蒙羞的味道。怎么说呢?你是不知道我们的来历,才会觉得我们都是好人。你让他们自己说说,我们算得上是好人吗?”

没想到这个话题对兄弟几个格外有吸引力。

身旁的老狗先开口说道:“恩人,你见过哪个好人会是杀人如麻的刽子手,而我就是那人见人骂的刽子手。从最初在冀州刑场砍头开始,我就知

道自己不是一个好人。有多少的良善百姓,无辜之人,被推上刑场,而我还是会举起手中的大刀,斩落他们的头颅。”

老狗说着竟是落下了泪。

但还是擦去眼泪继续说道:“你永远没有办法体会被乡亲们丢石子土块,被昔日的朋友辱骂,被他们推搡,甚至被他们殴打时,我内心的愧疚。

每次我都不会还手,但是每次被打的遍体鳞伤的时候,我才会觉得自己减轻一点浑身的罪恶感。也只有那样,我才会有勇气再次爬起来,回到自己的家里,继续着同样的杀戮。”

烛天问道:“那你就没有想过要换一种生活?”

老狗叹了一口气说道:“换一种生活,当你见惯了鲜血,习惯了杀戮,双手沾满很多人鲜血的时候,你觉得这个世道还会给你重新开始的机会?不可能。不过,也不是绝对,是有一种选择可以重新开始,那就是战死沙场,被所有人遗忘。”

邓九说道:“二哥,何必如此呢?既然已经远离刑场,还提过去那些事情做什么。大哥不是都说过了吗?杀一人容易,救一人难,什么时候,你救下的人足以抵消你的罪孽,你也就可以瞑目了。但是依我看呢?你这辈子都要努力征战沙场,跟随大哥的脚步,建功立业,你才能够重新做人。”

齐凯看着邓九。

说道:“你看看你自己,除了有几分聪明劲之外,哪里比得上二哥。就拿身体来说,这么寒冷的天气,二哥光着膀子都会热出汗,我虽没有二哥那么强壮的身体吧,但是也不怎么畏惧寒冷。唯独你,你自己看看,身上的衣服都快赶上半个身体的重量,让人看着都感觉弱不禁风。”

烛天说道:“那邓九兄弟怎么会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人?”

齐凯说道:“恩人啊,这还不是很明显吗?你觉得一个好人会将自己的身体给搞成这个鬼样子,提起三个的那些风流韵事,我现在都觉得脸红。不过,恩人只需要记住,他对兄弟那是真没得说,但是对于女人,那是到了一种你想象不到的绝情,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无情。”

烛天看着远处的深山,驻足在西街的尽头。

说道:“这里没有活物的气息,难道是王屋山的人全部死绝了不成,我怎么有点不敢相信。”

邓九说道:“不可能的,那么多人就算是死了,也会留下痕迹,不可能这般的悄无声息。要不让老四用他的那些破烂玩意儿先找上一会,我们暂且在这里好好歇息一会儿。”

齐凯说道:“听三哥的,恩人你就在这里安心歇息,看看我怎么给你找出罪恶的痕迹?”

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木头人,对着木头人说道:“小人儿啊,你是不是想躲在暗处害你齐凯爷爷,还不速速给我现身,否则定叫你魂飞破灭,永世不得安宁。”

说完,一脚将木头人踢飞出去,这才坐在邓九的身边。

辰心突然冒出头来。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觉得自己也是恶人?”

邓九和齐凯连头老狗都是一脸的吃惊。

邓九说道:“恩人呢,你这神出鬼没的,是一直躲在我们身边吗?我们几个怎么没有发现。好强大的法术,要不你找机会教教齐凯,让他别再念那些让人听着浑身都不得劲的咒语。”

辰心说道:“我要是会一定交给你们,但是我是完全不懂人间道教的法术,也是爱莫能助。但是齐凯之前一定是道教之人吧,要不然也不会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

邓九说道:“什么道教的法术,他就是无意中捡到一本破书,竟是自己研读这几年时间,学会了一些阴鬼之术。不过,这也正是他作恶的证明。”

烛天问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邓九说道:“其实不管是之前的啄木鸟,还是刚才的小木人,里面都封印着他自己用鲜血献祭的妖灵或者鬼灵。每当看到有成精的动物死去,他都会很兴奋的跑去,将他们体内的妖丹刨出来,并且将其灵魂封印其中。”

辰心说道:“这也算不上是恶人吧。我猜还有就是遇到刚刚死去的人间修士,他也会用妖丹将其魂魄给收集起来,献祭之后供自己驱使吧。”

邓九说道:“恩人果然聪慧,不过这也并不是什么坏事,一方面那些妖灵或者鬼灵,在齐凯的养护之下,过上十年八年,都会自行修炼化形,算是给了他们第二次生命;另一方面,他们与齐凯之间的血脉传承,相互之间都有益无害的,齐凯献祭自己的鲜血供他们生存修炼,他们也会反过来帮助齐凯提升修为,相互守护。但是在四弟看来,这一切起初都不是那些妖灵和鬼灵心甘情愿的,所以才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人。”

然而,很快小木人就从深山之中一下子冲到齐凯的怀里,那模样像极了受到惊吓得小孩。齐凯将头埋进自己的长衫之内,这才安抚住小木人的精神,大约好几分钟之后,齐凯脸色变得愈发的沉重,并且额头开始渗出汗水,甚至脸色都已经有点发黑。

突然,齐凯站起身来,大喊道:“大家快跑,速度撤出这里,晚了就来不及了,恩人,你就赶紧下令吧,出了任何事情,我愿意用性命担保。”

烛天知道事情发生突变,于是速度吹响撤退的号角,声音传出的同时,所有的军士都不假思索,快速的向着山门外狂奔而去。

半刻钟之后,大部分的军士已经全部撤出王屋山,不过还有约摸两百多人还没有来得急撤出,就看到王屋山深山之中出现一个巨大的牛头,只是虚影一晃,两百多人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连尸骨都没有留下。

所有人都被震惊,但是训练有素的冀州军士却是毫不畏死,没有一个人继续后退,反而是不断地用手里的兵器撞击的地面,声势浩大,看得烛天心血澎湃。

一个身影出现在烛天几人的身边,说道:“几位辛苦了,是我疏忽,差点让各位遇险,是我的过错,你们想要什么样的赔偿我都愿意接受,只求我们之间不要产生隔阂才好。”

蛇右看着道成。说道:“能让你说出这样的话,实在让我有些意外。看来这次出现的牛头影像,你也是刚刚得知。看到你能够这么快赶来就我们,我们已经是感激不尽,哪里还敢贪图少主的宝物。”

道成说道:“不错,你还是那样的不近人情。不过,你们是怎么这么快撤离王屋山的?那夔牛的行动可谓是猝不及防,连我也是虚惊一场,以为你们所有人就这么没了。不过,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辰心说道:“神尊哥哥,我们能够活命,多亏了齐凯兄弟事先发现异常,这才迅速撤退,不仅救下我们的性命,还有这几万将士的性命。你看,你能不能传授他一些法术,也算是我们的请求。”

道成没有迟疑,走到齐凯的身边,将神识扫过齐凯的记忆。

竟是激动的说道:“原来如此,你和我还真是缘分不浅,你得到的那本书乃是乌阳师兄遗失在人间的《妖鬼大道》,乃是我们前殿的东西。这样吧,我在人间也没有什么朋友,就收你做我的弟子吧。”

说完将之前从蛇右那里拿回来的茶杯交到齐凯的手里。

说道:“这乃是我的法器之一,你每日用它饮水三杯,不出三年时间,你就能够成为领域境强者,在这人间也将不会有人会是你的对手。不过,你要切记,不可将此物轻易示人,也不可让没有修练过妖鬼大道的朋友接触茶杯,否则就会遭受法器的攻击,顷刻之间就会殒命。”

齐凯跪地拜师,道成却早就离开烛天几人的身边,出现在营帐之中。

对冀州侯苏强说道:“现在正是进攻王屋山的最佳时机。那夔牛被打入荒原之地十几万年,没想到他们居然愿意血祭,用那么多条人命,换取夔牛法相的一击,对侯爷你可谓是仇深似海,想要化解已经是绝无可能。还请侯爷自行定夺。”

苏强苦笑一声。

说道:“都说我不念手足之情,伤及亲人,为了权力不择手段。但是,这九州分散已久,若不能尽早统一,天下的百姓又何谈安居乐业。大哥,我是真的不想与你为敌,但是你却手握神兵库的钥匙十多年,好话说尽,也不愿和平共处。看来,这最后一战是不可避免。”

苏强身边的将军见此,想要安慰几句,却见苏强直接将令牌丢到王将军的怀里,说道:“去吧,留他一命。”

走出营帐,王将军一头的雾水。

拿着令牌想要调兵遣将,却是压根找不到敌军的位置,不知道该怎么样排兵布阵。但是军令如山,如今令牌已经在自己的手中,心中更是着急的上火。

道成看到站立在营帐外的王将军。

说道:“你只需要整顿兵马,轻骑兵为主,但是马匹无需准备。另外将所有的火药和桐油全部堆在王屋山城的四条街道之上,我自有妙用。”

王将军这才感激的看着道成,来不急说声谢谢,就一溜烟跑到点将台,按照道成的要求布置下去。

随着令旗落地,轻骑兵快速的集结,只是半刻钟的时间,八队四万人的轻骑兵就已经列队在台下。

同时三万人的侧翼重甲兵也将桐油和火药,尽数堆在王屋山的街道各处,没有一个人留守。

道成飞身到最高处的山巅。

传音说道:“王屋山侯爷苏武,你不必再躲。虽然这山脉之中的地下河流众多,你能够运用五行阵法隐去所有人的气息,但是水底之下的寒冷早就已经让你们粮草断绝,很多人都重病不起了吧。”

就在此时东街山腹之间缓缓开启一道缝隙,苏武手握铜剑站立在缝隙之外。

大声说道:“阁下就是苏强请来的师爷吧,手段着实高明,这些桐油和火药足以毁灭这里所有的房屋建筑,即便是我们躲在水底之下,也必然会因为山体的震动改变河流的走向,将我们彻底掩埋,无一幸存。”

道成不再说话,王将军则是拔出手里的神兵,赫然正是封印着三名军士军魂的绝世好剑。

说道:“苏武还不速速投降,否则定叫你等尸骨无存。”

见到苏武没有反应,正要挥下手中的神兵。

道成却是说道:“撤了吧,我们已经大胜,杀人不过是泄愤,在这里没有任何的意义。他手里的应该就是侯爷想要得到的免死金牌。”

苏武将免死金牌抛向道成,道成手指一挥,依然出现在自己的手里,而人也同时消失不见。

王将军看着苏武,想起侯爷苏强最后的交代,再想想道成的命令,还是将手里的神兵放回腰间,下令所有的兵士全部撤离王屋山城。

营帐之内。道成说道:“侯爷,此时已经办妥,钥匙也已经到手,杀戮完全没有必要,所以我下令所有人撤退,此刻已经准备赶赴太岳的冀州侯府,还望侯爷见谅。”

苏强说道:“先生做的对,是我想错了。如此寒冷的天气,将士们饥寒交迫,都是在拿着性命鏖战,早就没有替死亡将士报仇的心思,可我还自以为用兵如神,比起先生那是差的太远,不及万分之一。”

道成说道:“侯爷既然已经达成心愿,而我也早就完成了此次的任务,是时候该回去复命。侯爷也不必挽留,毕竟我的身份不适合继续在人间逗留,免得引起其他人的不悦,那可就又够侯爷头疼一阵子的。不过,我的弟子齐凯为人心细,懂得一些妖鬼之术,侯爷倒是可以委以重任,迟早会成为侯爷的左膀右臂。”

道成离开了,冀州军队也已经撤离,但是苏强却没有着急离开,而是继续驻扎在王屋山的山门外,希望能够与苏武见上一面。只是派去的人全部吃了闭门羹,被赶了回来。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biqi6.com